今集主題是:「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實施民主憲政的國家,言論自由與其他的公民基本權利一樣同受憲法保障。

最近,主張或鼓吹「港獨」、叫喊「(中共)結束一黨專政」口號,是否屬於言論自由,引起很大的爭議,這令我想起八十年代在珠海學院任教新聞傳播學系時,曾多次在課堂上與學生討論言論自由此一課題,主要的關切是言論自由究竟是相對還是絕對的自由,如果是有限制的話,限制是甚麼?

我多數會引用一個幾乎是所有民主國家都信奉的「明白(顯)而立即危險」(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原則:美國大法官霍姆茲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任何行為的性質都依照它的環境而定,言論自由不論如何保障,總不能保障在戲院裏造謠大叫着火了的行為。所以某種言論應否處罰應以環境而定。

在一九一九年「亞伯拉罕對聯邦政府案」(Abraham v. United States) 中,霍姆茲反對做有罪判決。他在「反對意見」(Dissenting opinion) 中表明:甚麼是「至善」(Ultimate Good),甚麼是真理,要經過思想自由的討論與競爭才能發現,因此,除非言論有直接侵害法律,而為了解救國家危難必須立即限制外,對意見發表不應限制。
「明白(顯)已立即危險」的原則,其實並不是美國法院的主流意見,從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三七年,在政治性言論上,這個原則被法院採為「法庭意見」(Opinion of the Court) 的,只有一九一九年的一個案例而已。雖然如此,這個原則仍然是保障言論自由的精神指標。

一九三七年以後,這個原則漸被採行,並成為審查法律有無違憲的一個標準。

一九五一年,美國審訊由十一名共產黨員鼓吹以武力推翻美國政府的「丹尼斯案」,其中一位大法官 William O. Douglas 反對判他們有罪,因為美國共產黨的勢力微不足道,不可能造成「明白(顯)而立即危險」,而「鼓吹」涉及意圖,意圖是摸不着、看不見的東西,故不能成為罪名。因此「鼓吹以武力推翻政府」應該受到言論自由的保護。他認為倘若一旦以意圖和沒有構成「明白(顯)而立即危險」去限制言論自由,社會就會進入一個危險境地,「每個公民的自由都將受到危害」。他的見解後來成為言論自由的經典。

按照這個原則,在香港「鼓吹或主張港獨」,叫喊「結束一黨專政」乃至「打倒共產黨」,都應該屬於《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