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祖利安要在此向大家道歉,因為較早前趕工參加人生第一次由萬代舉辦的高達模型世界盃比賽 GBWC 2018(純粹陪跑),故未能如常在《本土論壇》寫文章…. 希望大家多多包涵。今次寫的,是近日變幻莫測,教人難以緊貼的國際局勢。

當美國的左膠/民主党自由膠在總統選舉敗選後,不斷指責俄羅斯介入總統選舉、不斷將每一個政敵抹黑成俄羅斯間諜之時,其實正醞釀著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真正的美俄大聯盟。美俄兩國在冷戰時代以後,對於這樣的國際秩序重整趨勢,當然感到十分緊張,但歷史以往曾經清楚地告誡過我們,如果有一股冒起的勢力,意圖擾亂國際秩序之時,這時候即時曾經敵對的美國和俄羅斯,也會果斷迅速的聯手打擊。而這裡說的,當然是中共。

其實說到中共擾亂自二戰以來辛苦建立的國際秩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中共自成功加入世貿以後之暴發,確實使美俄兩國生起戒備之心 — 原因是中共在擁有財力之時,並沒有「發財立品」,除了其國民在世界各地的各式各樣討人厭行為(尤其炒賣別國房地產)以外,最令人不齒的,是中共並沒有將財力用於改善人民生活之上,而是用於軍事擴張之上。

中共近年當然知道如果和美國正面交鋒,根本毫無勝算,於是進行擴張軍力時,是採取「暗渡陳倉」的做法 — 一方面向國際社會訛稱自己是愛好和平的國家,不會侵略別國或挑起戰爭,但另一方面卻做盡破壞國際和平之事,例如私自霸佔南海海域及島嶼興建海上軍事基地部署導彈系統、多次闖入日本水域空域(經常被日本自衛隊攔截驅逐)、在近日對特金會談之諸般阻撓干預 、在 2016 年尾於公海中公然搶奪美國海軍的無人潛艇利用進入中國市場之機會及高薪利誘,逼使美國企業交出技術及挖角科研人員,無道德底線地開發人工智能以及多宗中國特工盜竊美軍軍事機密事件等,都足以證明中共並非安份守己、而且野心勃勃,不擇手段。

美國的中央情報局 ( CIA ) 副局長、東亞任務中心主任米高哥連斯(Michael Collins),近日更於科羅拉多舉行的阿斯彭安全論壇中,更形容中共正向美國發動史上第二次冷戰(Cold War),列舉多項有力證據,指中共絕對有意欲取代美國而成為新的超級大國。當一個國家,用盡各種合法與非法、政府與民間、經濟乃至軍事的方法,去暗地蠶食破壞敵對國家立國之本,即使沒有實質地發動戰爭,其實就是「冷戰」的一種。而且與前蘇聯時代的冷戰比較,美國其實站在相當十分不利的位置,因為中共用於反情報、經濟破壞、傳統文化破壞等範疇上之的國力、人力資源乃至網絡攻擊所需,都遠遠超越美國(所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國防部財政預算案會議中,提到成立美國正規網軍的必要性),而現今中共用於國防軍事上的開支,是全球第二大,中共在如何在國際問題把握機會佔便宜的做法上,亦比美國更加進取。當然最大的問題,是中共於籠絡列國加入其聯盟之同時,亦提倡極權統治,為世界人民帶來不少禍害。

盜竊得來的技術、天文數字的貿易逆差、流失的職位等等、乃至直接間接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的種種冷戰手法,都觸動了美國的神經。另一方面,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極力推崇的一帶一路,則實際動搖到俄羅斯在中亞的利益和影響力(將前蘇聯勢力範圍的利益,導向中共),而中共常常向俄羅斯購買軍備(如 S-400 導彈防禦系統Su-35戰鬥機等 ),亦有被中共「逆向工程」竊取技術的問題。所以俄羅斯對中共態度之改變,大可從近年俄羅斯及蒙古聯合軍事演習、以及俄羅斯部署導彈系統於中俄邊境附近,可見一斑。由以上種種事件可見,美國與俄羅斯,其實早已視陰險的中共為實際的威脅,甚至是敵人。

至於固有的歷史地理因素,即中共一向對外宣說的「XYZ 自古以來都是中國固有領土」之說,更是未來中共軍事力量擴張如未被抑制的話,將會是中共對外發動侵略之指標。臺灣和琉球的話,如被中共侵略,不用說一定會動搖到美國在遠東的影響力和利益,而現今俄羅斯有不少與中共接壤的國土,亦曾經是所謂的中國自古以來固有的領土。不難想像到一旦中共軍事力量如無止境地提升以後,一定會藉機向俄羅斯找碴索取這些土地,「一洗自滿清以來失去國土的恥辱」。

說道這裡,當對於大部分被赤化傳媒蒙蔽了的香港人,覺得美俄,乃至其他國家聯合以軍事力量打擊中共是不可能的。既盲且聾,且因長治久安,失去了危機意識。其實交戰前夕,一定有很多可見的除貿易戰以外之多種徵兆。

第一個徵兆:在政治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在聯合國發表之演說。該演說,其實是向全世界列舉共產/社會主義及極權之禍害,明眼人一定知道,那是借著批評委內瑞拉等國家,向共產主義宣戰,而當今勢力最大的(掛名)共產主義極權國家,正正就是中共。特朗普是近代眾多美國總統當中,志向最接近以往曾經使前蘇聯瓦解的前總統列根,而他「講得出做得到」且「不理會世人如何唾罵」的作風,一點也不像傳統政客,日子有功反而為他贏得越來越多來自各方的支持,近日對中共發動的貿易戰,亦贏得相當漂亮。特朗普對中共其實已經擺好戰鬥前的架勢。

第二個徵兆:在軍事上, 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於較早前六月訪華期間,為防止中共黑客入侵,隨行的十位記者在登上馬提斯的 E-4B型核指揮飛機(一架武裝化之波音 747 飛機)之前,禁止他們攜帶任何電子儀器上機,因為所有無線電子儀器,如手機電腦等,都有機會被中共黑客植入電腦病毒及惡意程式等,進行遙距入侵監控,更於訪華以後,將所有用過的電子儀器丟棄。如非預備作戰,實不會有如此史無前例的嚴密安排。

而且在不久之前進行的多國太平洋聯合軍事演習 ( Exercise RIMPAC 2018  ) ,並沒有讓中共參與,而參與的有鄰近中共的多個國家,包括澳洲、 日本、南韓、菲律賓、印尼、智利等,既有針對遼寧號的「模擬擊沉大型戰艦演習」、有多國海軍及海軍陸戰隊之登陸作戰演習、更有以日本自衛隊為首的「模擬攔截海上非法大殺傷力武器交易演習」,所有演習都史無前例地在面書等公開平台作網上直播,明顯是對中共作下馬威,寓意其明朝式天朝大國進貢模式,並不受鄰近國家歡迎,而必要之時,鄰近諸國將會準備好參與屠宰東方惡龍。

第三個徵兆:在文化教育上,自本年6 月 11 日起,美國將縮短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發出之簽證有效期為 1 年。這種新安排,特別是針對留美就讀有關航天、機械工程、以及各種與高科技生產有關科目的中國留學生,一旦他們有為中共做技術間諜的跡象,便即時遣返中國。一年有效期之用意,明顯是每一年留學生要續簽證時,都一定要記錄良好,安份守己。而且在非常時期(如戰爭爆發),美國亦有將留學美國所有中國學生遞解出境的決心和準備。

第四個徵兆:在外交/盟友上,之前當特金會有初步成果之時,為求突破局勢變化對中共帶來之新困局,中共總理李克強即飛到歐洲德國,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共同主持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對德國進行正式訪問,出席中德經濟技術合作論壇並發表演講,參觀中德自動駕駛汽車展示活動,明顯旨在「聯歐抗美」。豈料美國總統特朗普來一個回馬槍,忽然願意暫時擱置對歐盟生產之汽車 (當中德國佔多於 50%)徵收關稅,另加對歐洲輸出大豆,歐盟對此當然笑逐顏開,而德國情報機構首長更和特朗普統一口徑,批評中共經貿易途徑竊取的高科技,對德國國家安全確實構成威脅

寫到這裡,我祖利安就問問大家:若非即將開戰,何以各國會有這樣的變化和特殊安排?一旦中共在貿易戰上輸得一乾二淨,吹噓出來的好處被虛耗得一乾二淨之時,相信只有發窮惡對外發動戰爭一途去自保(或製造戰爭煙幕讓中共高層逃亡至非洲)。歷史即將重演,新八國聯軍一至,相信貪生怕死的中國人都會舉手投降,恭迎聯軍。到時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被洗腦足足二十年的香港人,活在「依賴中共才可維生」的假象良久,如果沒有及時作好準備,將如何自處?

大家要緊記:上一次的美俄合作,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時他們共同擊敗的,是當時世人都以為不會被擊敗的怪物 — 希特拉的納粹德國。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