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各大學爭相沉淪,教學水平空前下降,年前有來自中國的所謂名敎授的港大論文造假案,校方多方坦護,舉報人士反而要離職。不過,若論墮落速度之快,則以浸大稱冠,該校本地學生要通過普通話測試才可畢業,不過從中國招聘的教員連基本英語能力也不及格,卻能高薪厚祿,荼毒學生。更甚者,這些中國教員(從系主任、教授到硏究助理)由於數量衆多,已形成一種權力關係網,互相包庇,他們是整個香港高等教育界的毒瘤。

 

據《蘋果日報》七月三十日報道,浸大生物系學生在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上學期課檢報告,集體投訴來自中國,並無海外留學或硏究經驗的硏究助理教授王益平,指他在課堂「讀稿」之餘,英語發音差劣,同學們根本聽不明白。我為驗證投訴是否成立,也聽了有錄音,結果發現我聽得懂他説甚麼,原因是因為我懂普通話。我不明白的是,既然這位王教授不能以英語溝通,為何勉強為之,何不直接以普通話授課,反正浸大同學也要經過普通話測試(肯定包括聽力),順帶也可增強普通話能力,特別是適應不同地域的普通話口音。據説,同是來自中國的浸大生物系主任夏亦薺亦好不多少。既如此,何不整個生物系也以普通話授課?

英語能力不濟,倒也不止於浸大的中國教授。甫上任的香港大學校長張翔一封致校友英文電郵,也給《亞洲周刊》(立場極度親中)的林沛理「修理」一下:「(港大)校長本人對風格的敏感度不足,而身邊連一支健筆也沒有」。其實,今時今日在香港當上大學「祭酒」,何需「健筆」?何需學術能力?何需道德文章?大學校長只要能夠迎合當權者的心頭好,加上少許學術包裝,定能每月「坐以待幣」。

 

其實,教授們的英語水平優劣並非最核心問題。中國高等教育系統如何腐敗,有識之士如何鳳毛麟角,香港各大專院校薪酬相比之下非常有競爭力,照理應可以吸引到學術和研究水平較高的人材。同理,香港各大學教職員服務條件亦較英國為佳,在英國延聘教授應非難事,為何現在整個香港高等教育系統充斥水平低劣的中國教員?

 

答案很簡單,因為這已不是一個學術把關問題,而是北京和特區政府互相配合,要在最短時間內將香港高等教育「中國化」的政治手段。首先,教授職位有空缺,不論其學歷、學術水平如何,定必以中國應聘者為優先考慮,間或以外國學者點綴一下;其次,研究生名額絕大部分撥給中國學生,然後反指香港學生不喜歡做硏究。這批在香港各大學攻讀研究學位的中國學生日後就堂而皇之成為「香港學者」,進佔各大學的學術重鎮。

 

本欄之前曾以「職場圈地攻勢」形容「中國化」現象,並以金融投資界為例,香港學術界又何嘗不是被中國學棍霸佔。這種現象各大學無一倖免,為何針對浸大?原因是以錢大康為首的浸大在這方面做得最著跡,最「狼」,為逢迎北京的政治要求,逼迫同學們要通過普通話測試才能畢業,而同學們繼抗議普通話測試後,再集體投訴中國教授的語文水平,引起公衆注意。其他大學,甚至中學同學若能因此反思自身狀況,有可能掀起一場抗衡「中國化」的學生運動。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