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加緊進迫東方的共匪,頗有再現美蘇冷戰之勢。八方來襲,四面楚歌,近日中國境內亂象頻生,撤回中國夢的標語,疫苗風暴,央視不提習近平的豐功偉業,彷彿,習總那一貫冷硬的鍍金帝王面具,隱約綻裂出一道深邃的裂縫。

人們彷若聽見天邊的神喻:支爆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然而,這場期待已久的支爆夢,會成真嗎?中共的統治,會如願崩潰嗎?或說,支爆對於港人,真的是一場美夢嗎?

不妨以中共鄰國:俄羅斯作借鑒。俄羅斯與中共極其相似,無論國族背景,意識形態,抑或統治手段,皆有相類之處。強人領袖以民族崛起的幻夢麻醉人民;人民堅信西方的普世價值並適用於本國,而且西方尤其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作為歷史悠久的國族,經年累月的苦難經驗令人民無可避免地嚮往穩定,甘願放棄自身自由。故此,無論在我們眼中,普京如何也獨裁也好,俄國經濟如何差劣也罷,其民意依然居高不下。

中國人民,亦是殊途同歸。甚至等而下之。俄羅斯人崇拜強者,而華人,卻是懼怕強者。

因為華人從來只求生存,別無他想。以法蘭西斯·福山的說法,中華文明是世上所有文明中,最早發展出具有現代意義的國家政體。實在太早了。過早的大一統,養成已成習慣的奴性。塞內與塞外永無休止的戰亂,加上近代令文化道德徹底消亡的文革,華人,早已被馴化為家畜。家畜只要有飽飯可吃,即感恩戴德;間或有優等餌食,更是大快朵頤,豬欄外同伴的慘嚎,想必是充耳不聞了。

前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的外孫女曾質問伊拉克人民:安居樂業重要,還是民主重要?對中國人來說,當然是前者重要。

看看委內瑞拉,一杯咖啡索價200萬玻利瓦,經濟崩盤至此,有能力的人只顧出走,沒能力的苟且忍受,馬杜洛繼續連任,獨裁政體依然存在。以中國人,甚至是香港人的那種日積月累的奴性,猶如居住於平行時空的冷漠,實在令人難以樂觀以待。

況且,縱使共產黨真的倒台,以民國為鑑,屆時軍閥割據,變民流竄,誰可保證香港平安無事?一波又一波的蝗民及亂軍或會衝擊相對富饒的香港,我可不信對內勇武的黑警有膽量保家衛港。有賴大英帝國的照顧,香港人享受逸樂已久,然劍不試則利鈍闇,弓不試則勁撓誣,在野政黨或反對派必須有執政的覺悟,吾等身土不二者更需事先作好亂局來臨的準備。至於具體若何,篇幅有限,我亦不敢妙想天開,自封國師,祈有識之士指點迷津,或另文再議吧。

習總的中國帝王夢或許已瀕臨破滅邊緣,並不等於我們可以美夢成真。此時此刻,是風雷交加前夕的夢醒時份。低氣壓在空中迴旋,群鴉與飛霜在共舞,或許,一切又要重新開始了。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