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財經資料顯示,俄羅斯自今年第二季開始,大幅減持美國國債,由三月份的九百六十一億美元急跌至五月份一百四十九億美元,跌幅高達百分之八十四。俄羅斯央行同時大量購入黃金作為儲備,並超越中國成為全球黃金儲備最高主權國家第五位。至此,中國仍是擁有最多美國國債的國家(超過一兆美元),次為日本(約一兆美元)。盡管現時未有下半年最新資料,但估計應沒有大變化。換言之,在美中貿易戰中,北京未有考慮以拋售美國國債作為籌碼。

莫斯科此舉先於特朗普、普京七月赫爾辛基峯會,明顯有挑釁意味,亦令美國國債孳息稍稍上升(即美國借貸成本增加),但華府並未理會,相信是由於俄國持有美國國債數量不多,影響不大,加以特朗普亟欲改善美俄關係,不想節外生枝,破壞峯會氣氛。不過,外界卻對普京的盤算摸不著頭腦,既然與美國修好,何必多此一舉?俄外交部的答覆是:不欲助長美元霸權云云。一般估計,普京是預防一旦與美國關係轉差,資產被美方充公。至於轉以黃金為主要儲備,用意則更明顯:預計由於國際局勢轉趨緊張,金價將會飈升!

 

普京的預測不一定準確,但奇在上周爆出一單消息,指美國外交元老基辛格近年推動特朗普「聯俄抗中」政策,普京為何仍對美國處處提防?上述消息是著名美國政治新聞網站DAILY BEAST七月二十五日獨家報道,這位美中關係正常化的總工程師近年竟向特朗普推銷圍堵中國。報道特別提到,基辛格還有向特朗普的女婿古斯納説辭,原因是外交事務也是他的職務範圍。內行人一看便知道這段新聞的犀利之處。外交事務本由國務卿主管,何以要説服的反而是總統的女婿?原來古斯納(猶太裔,曾任職高盛高層)在中國有地產生意,而且他和妻子均與傳媒大亨梅鐸前妻鄧文迪非常友好,以前經常在後者於紐約舉行的派對見面。再者,特朗普以家族治國,女兒和女婿對他有巨大影響力。假如説,基辛格已成功説服古斯納,即代表白宮內的親華及全球化主義者勢力已經瓦解!

前國務卿基辛格

事件的另一個奇怪之處,基辛格長期與華友好,他旗下的顧問公司也從中得到好處,並且有相當強的關係網(據説他可以與習近平直接通電話),何以會掉轉槍頭?報道指習近平不斷提倡「一帶一路」令西方國家起了戒心,並暗示雖然基本格表面上支持「一帶一路」,但可能骨子裏是另一套。國際關係其實像人際關係一樣:知人口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無。

 

基辛格今年九十五歲,與他有差不多同等江湖地位的另一位前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布熱津斯基已於去年中病逝,剩下他可以説是美國外交政策唯一教父。他也能做到面面俱圖,和普京亦有良好關係,只是大家也摸不著他的真正想法。因此,深謀遠慮、KGB出身的普京自然不會一聽見「聯俄抗中」便以身相許。

 

至於習近平,很明顯是棋差一著,連基辛格「大轉軚」這樣的大事也懵然不知,手上有兩大金融核彈都不敢亮劍:一)全數拋售美國國債,購入黃金;二)人民幣大幅貶值百分之五十。人家第二波懲罰關税已經殺到,還是派一個不濟事的副總理劉鶴去斡旋,這場仗焉有不敗之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