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黨同伐異」。

十多年前我在「有線電視」主持一個歷史節目,談到「十大敗家君王之漢獻帝劉協」時,講了一個有關的成語故事「黨同伐異」。出處是范曄《後漢書·黨錮傳》:「自武帝以後,崇尚儒學,懷經協術,所在霧會,至有石渠分爭之論,黨同伐異之說,守文之後,盛於時矣。逮桓靈之間,主荒政,國命委於隱寺,士子羞與為伍,故匹夫抗憤,處士橫議,遂乃激揚名聲,互相題排,品駁公卿,裁量執政,焯直之風,於斯行矣。」

這段文字由西漢時期漢武帝獨尊儒術說到東漢的「黨錮之禍」。

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設置專門傳授儒學的五經博士。到漢宣帝時由蕭望之在黃傢藏書樓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儒學討論。討論中,儒生們把和自己觀點一致的人作為同黨去攻擊那些觀點不一致的人。

「黨錮之禍」則是指東漢桓帝、靈帝時,士大夫、貴族等對宦官亂政的現象不滿,與宦官發生黨爭的事件。事件因宦官以「黨人」罪名禁錮士人終生(終生禁止任官)而得名。前後共發生過兩次。「黨錮之禍」以宦官誅殺士大夫一黨幾盡而結束,當時絕大部分的言論以及日後的史學家多同情士大夫一黨,並認為宦官捕殺士人傷及朝廷根本,為黃巾之亂和漢朝的最終滅亡埋下伏筆。

回頭再說「黨同伐異」四字的意思。「黨」用作動詞,即「儻」,指偏袒與結夥;「伐」則是攻擊。「黨同伐異」解作:與自己觀點相同的就袒護,與自己觀點不同就加以攻擊。「黨」用作名詞則是朋黨、政黨。「黨同伐異」便是拉幫結派,夥同「自己人」,打擊不同意見的人。所以中國人談到「黨」字也沒甚麼好評。「黨」字由「尚」和「黑」二字組成,尚黑就是「黨」。中國人自古就聞「黨」色變,到了現代,頭腦清醒的人,對國民黨和共產黨這兩個「列寧式政黨」,是不會有甚麼好感的。不是「一黨訓政」便是「一黨專政」,人民只是鞏固權力的工具,與西方的民主政黨的政治權力來自人民大異其趣。

今天香港也有沒有民主、法治保障、規範下的所謂「政黨政治」,只是拉幫結派,朋比為奸,而「黨同伐異」便成為其特色。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