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十一哥勇猛果敢,意氣風發,由港獨到中國憲法,及至社團條例與月台沉降,事無大小均大發謬論,真可謂現代蘇秦,一條三寸不爛之舌左曲右回,前進後擊,蔚為奇觀。最最難得,十一哥雖是雙膝跪地,尊嚴儀態全無,卻又奶得理直氣壯,大有雖千萬人而吾先奶之霸氣,真箇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奶共酋,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十一哥善養奶共之氣也!

昨日十一哥又獻新猶,率領一眾黨徒aka民主思路齊齊奶共,先是舌尖空靈一點,表態支持林鄭填海,再來個兩岸共黨奶不盡,舌鋒已過萬重山,突如其來一下重筆,聲稱 「興建公屋是重要,但無人會想將香港打造為一個公屋城市」作結,霸氣盡現,大有徐悲鴻八駿齊奔圖之豪邁!

竊以為,批評十一哥的人,皆為善妒之輩,就像網民齊屌應徵黑警者為無恥之徒,實在與公義無關,不過是妒忌人家廿幾歲有二萬九人工,又可以做正牌爛仔都有大佬照,唔抵得而已。

奶共,人人都想奶,但是奶共也要講資格的,還記得約三年前,其中一集名為《青春的眼淚》的鏗鏘集節目中,有一少年歐陽某某,一心加入民建聯,引舌待盼,可惜你無權無勢無紅底,空有一條腥羶的舌,Come on,正是不得其門而奶,或曰:狗也不屌也。

反觀十一哥貴為大狀兼行會成員,奶共又奶得有技巧,晚生自是無比欽敬,就是猴急了點。奶得這麼快,很快到高潮,你也知道,男人最棹忌個「快」字,屆時阿爺三十秒內一泄如注,一個怒羞成怒,清算臨頭,哎喲喲,真是得不償失呀。

平心而論,無人想要公屋城市,其實也有道理。有得上私樓,梗係唔住公屋啦,同女朋友見家長都多隻雞脾呀。又正如本來無人想香港獨立的,當年英殖時代,除了馬文輝,可是無人提倡港獨呀,本來無事,又何苦沾塵犯險呢。

可惜,曾經滄海難為水,九七一過,不出數年,港獨思潮就出來了。無論你如何鎮壓,警棍打得皮開肉綻,噴濺出腥紅的曇花縱使剎那消散,花業已綻放,任你有甚麼強力部門,世界最強GDP,亦抹不走花已開過的事實。

如無待堂堂主所云:已獨不回。儂今葬花人笑痴,然吾道不孤。世間大部分變革只需少數人則可成事,所謂辛亥革命,武昌起義,又何曾觸動大部分民眾?參與者唯寥寥數千革命黨人而已,黎元洪更是被人用槍脅迫才肯出頭吶。華人,或說世上大部分人,從來都是風向雞,亦不理性,文化大革命的癲狂,於法國大革命亦可見,痴迷於腥風血雨之中,忘記所謂革命初衷,可是共通人性,在此層面,則沒有民族性之別矣。

你以為港豬們在裝睡嗎?不不不,牠們雙眼可睜著呢,他們當然知道中國的壞,西方的好,卻總是沒有勇氣站出來。香港多少政治英雄來來去去,代表一種推卸,一種逃避,上台時如聖王一般歌功頌德,下台時則如過街老鼠,不惜啖其肉飲其血,反正不是我下決定,反正不是我的錯,只需出一張嘴,亦是人生一樂也。

寫著寫著,又離題了,本文主旨可是歌頌十一哥的神奇舌技啦。謹於文末,願諸君與我合唱讚曲,齊賀十一哥越奶越有,世代子孫永世奶共!

雪廠街有個十一哥 ~ ~
佢烏糟邋遢又懶鬼惰 ~ ~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 ~
攪到奶共佢要奶最多 ~ ~

(歡迎讀者諸君接續填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