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臉書在杭州成立子公司失敗後,另一家美國電信業龍頭谷歌(GOOGLE)亦傳出,計劃按中國互聯網審查制度規定推出手機應用程式搜尋器,以重返中國市場。雖然有關消息隨即被中國《證券時報》報道否認,不過在網上泄露的谷歌內部機密文件顯示,谷歌去年初開始上述項目,至年底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與中國官員會面後,項目進度加快。至本周三(八月一日)消息傳出後,人權組織猛烈抨擊谷哥做法。據悉,谷歌部分員工亦不滿計劃,欲透過傳媒壓力令其胎死腹中。

谷歌欲以自我審查進入中國市場的內幕消息在周三由一個名為INTERCEPT(截取)的網站爆出:谷歌在去年初展開名為「蜻蜓」的中國合作項目,至年底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與北京官員會面(據説是政治局常委之一的王滬寧),谷歌隨即宣布在北京成立人工智能硏究中心,中方也放行部分谷歌在華項目,未曝光的「蜻蜓」計劃進度加快。為此,谷歌工程師及程式員硏製兩款ANDROID手機應用程式,分別名為「茅台」及「龍菲」,預計在未來六至九個月內完成,等待中方的批准投入市場。

 

上述谷歌手機應用程式搜尋器全面配合中方「金盾」防火牆,內設自動過濾機制。據谷歌內部機密文件顯示,遭查禁的網站至少包括英國廣播公司及維基百科等,另外,個別字眼(估計像六四、反共等)亦在黑名單之列。谷歌現約有八萬八千員工,而參與該項目只有數百人。看來谷歌也不想在適當時機前令項目曝光。

 

向INTERCEPT爆料的谷歌員工表明,他認為公司此舉有違道德標準,而項目如此隱閉,只有少數高層知悉,公衆未能監察,一旦完成,其他國家可能爭相仿效,因此他有責任將事件曝光,防止極權政府與大企業勾結,殘害人民。

孰悉谷歌歷史的人都知道,該公司以前有一句著名格言:DON’T BE EVIL(「不作惡」),但自二零一五年起已改為:DO THE RIGHT THING(「做對的事」),顯示公司起了一些微妙變化。谷歌創辦人之一SERGEI BRIN生於蘇聯,深知共産極權遺害,對言論審查不以為然,但聞説他和另一位創辦人近年只掛名在董事局,實際決策已交由行政總裁負責。

現實點看,擁有近十四億人口的中國市場畢竟太吸引,「引無數英雄競折腰」,臉書、蘋果(據最新公布資料,華為在全球手機市場佔有率已超越蘋果)、微軟誰不想分一杯羹,谷歌當然不會例外,只是谷歌不止於網上搜尋器,還有YOUTUBE、GMAIL等,難保日後谷歌獲准進入中國市場,條件之一是中國政府可任意竊取網民電郵資料。

幸好今次有勇敢的谷歌員工(中低層?)挺身而出,為言論自由和公義盡一點公民責任,在現時美中關係轉差之際,應可起一點牽制作用。但長遠而言,利之所在,上市公司面對股東、市場、當然還有老闆自己的荷包,甚麼道德理想都拋諸腦後,很難單靠公衆輿論壓力確保他們不會向極權低頭,因此,美國方面應立法禁止這些電訊企業與不民主國家進行任何違反人權、言論自由的交易,就正如當年對共產主義陣營的貿易禁運一樣。更重要的是,臉書、谷歌等大企業在相關市場已近乎壟斷,網民無從透過抵制該公司來糾正他們的錯誤决策。歸根到底,打破他們的市場壟斷地位才能根治問題。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