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尖沙咀群魔亂舞的醜態,或許該殺的,並不是街,而是這批妖怪。

然而,我們都知道,他們是可以活下去的。殖民者該死卻高等,被殖民者則賤命如蟻,縱使不是公義,卻是天道。有如十五世紀阿茲特克與印加的覆滅;美國開國初年遭多次剿滅的印第安人;以及今時今日的香港。

是的,我們又淪為殖民地了。「回歸」了,以為真的光宗耀祖,有好日子過了。到頭來,不過是易主而已。為奴的,終究擺脫不了奴性。可悲的是,大部分被殖民者都清楚知道自己是被壓迫的一羣。而大部分香港人卻真的相信自己是殖民者的一群。

舊世界正在逝去。剩下的,興許是新香港人,或大灣區人吧。

年前有則新聞,提到香港整體自殺率下降,唯獨青年自殺率卻上升。一個又一個,灰飛煙滅,餘下新聞稿上的死亡數字。

自殺,還是被殺?或說是達爾文式的物競天擇?受不了的,當是懦弱之輩,理應被淘汰。再加一句,一代不如一代。

反觀旺角X尖沙咀的中國大媽們,手舞足蹈,群起叫囂,實在充滿活力呀。又看看另一批冷漠的居民,終日躲於方寸之地,目不視物,香港淪為一池死水,又干卿底事呢?當然少不了一堆阿諛奉承,唯唯諾諾的奶共之輩。

可以適應大自然的,或許就是這批人吧。

然而,死去的,不是懦弱,更不是逃避。難以忍受,正因仍有良知。愛得死去活來,只因是情痴。傷得痛苦,全因他們無法麻木。被現實擊倒,因為他們比誰都愛著這個世界。

因為著緊,所以放不下;因為在乎,所以絕望。

大浪淘沙,經無情的海波沖刷,剩下的都是麻木不仁的頑石。有棱有角的小石,不是被沖走,就是粉身碎骨。

生於崩塌的世代,性命依舊寶貴嗎?我不知道。至少,在大部分中老年人眼中,我們只是暴殄天物的愚昧小輩。「我地以前都係咁啦!」「你要適應個社會,唔係社會適應你。」「以前我地打幾份工呀,慢慢升到上去就買到樓啦,我連大學都無讀呀!」「係咁架啦,好出奇呀。」「以前英國佬都無民主啦,中國依家進步好多,你地自己上去睇下啦!」

年輕是原罪,良知是愚罪,獨立是死罪。有棱角的石頭,正被趕盡殺絕。上帝已死。公義已死。或曰,它們根本從未存在過。我們生來就被拋棄於一無所有的荒原之中。

活下去的理由,或許只是不甘於死去。為何不該死的我們,卻要逝去?為何該死的人們,又可以活下去?

謹於此,向死去的,頓首。

剩下的,請活下去。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