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人好蓄妾”,為什麼是蓄呢? 原來廣東人喜納妾,可是廣東的社會的男女殊不成比例。根據乾隆十八年(1753年)廣東人口總數約為六百五千萬人,男女比例是15203:100。這一個落差巨大的性別比到晚清逐漸下降,宣統年間人廣東人口約二千八百萬,男女比例是11920:100。也就是清代廣東男女性別比例十分縣殊。而且,廣東社會還有溺女和自梳女的現象。

由於廣東流行的婚嫁論財奢侈風氣,使不少家庭無奈地溺斃女嬰。道光時,黃釗編<<石窟一征>>卷四,記載了嘉應地區的貧窮家庭,他們恐懼辛勤地養大女兒,先有陪嫁涉及大量金錢,又不想女兒嫁作人家妾,所以只好把女兒溺斃。同時,廣東順德一帶又流行自梳女。所謂自梳女就是發誓終身不婚嫁。此等現象都加劇了男女的失衡。

哪妾從何處來?主要是通過買賣而來。女性的價格也會因自身條件或買家的富裕程度而有差別。賣女作妾多數是生活困窘而迫不得已為之。嘉慶二十年(1815年)時,曾任惠來縣地方官的某科進士病故,其所就任的地方,遠離家鄉,他的眷屬因他病故,生活頓失依靠,還不了鄉,只能流寓在其所任地五年。其子只好把妹妹賣給張姓的官員作為運靈柩回鄉的費用,結果身價五百兩。而張協台,家有老母,年四十無嗣,故立妾。從此可知,一個官宦人家的命運尚且如是,其他人可知。

妾另一來源,是廣東出現的專門以蓄婢訓練為職業,以待出售的人。根據<<清稗類鈔>>記載,那些人會察看女子的樣貌,看其面目秀美不太醜者,教以烹飪,刺繡等家務技能,即使目不識丁者,亦教之識字,即使文不流通,只要能繕錄賬目,乃上乘人材。待女子長成,則高價賣出,由五百至千兩。次者能烹調打理家務,則二三百至五百兩。下者則一百兩。有些貧窮人家沒能力買的。從事這工作的人大多是家道中落者,他們檢回街上的棄嬰,然後帶回家中培養,長大後便賣出去。

由此可見,廣東社會現象奇異古怪,充滿地方特色。

作者:錢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