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逢迎拍托」。

歷史沒有如果,祗有教訓。但是,中國人即使有讀歷史,鑑古知今,卻沒有吸取教訓,於是奸佞之徒逢迎拍托,逢君之惡、逢君之欲,禍國殃民,一代比一代多,一代比一代惡劣。看看當下香港,群魔亂舞,歷史不斷重演。

「逢迎」有奉承、巴結、獻媚、討好、諂媚、迎合、阿諛之意;對象當然有權有勢的人。語出《玉臺新詠.古詩為焦仲卿妻作》
:「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

《孟子·告子下》:「長君之惡其罪小,逢君之惡其罪大。」逢君君之惡心未發,臣以諂媚逢迎而導君為非,故曰罪大。「逢君之惡」:即是迎合昏庸的執政者,引他去做壞事。

說到這裡,我想起一個歷史故事。

《詞苑叢讀》引《詞統》記載:有人掘地,發現了宋高宗賜給岳飛的詔書的刻石。明代文徴明讀了,認為抗金名將岳飛被殺害是「最無辜、堪恨又堪悲」的冤案,指出岳飛被害的原因,是宋高宗趙構怕中原恢復,徽宗、欽宗皇帝回来,自己的帝位不保。文徴明因而填了一闋《滿江紅》,指出認為區區一個秦檜是没有能力置岳飛於死地的,言下之意是,宋高宗才是冤案的製造者。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端,堪恨又堪悲,風波獄。豈不念,封疆蹙?豈不念,徽欽辱?但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文徴明《滿江紅》)

要殺岳飛的是宋髙宗,秦檜只是「逢其欲」(迎合君意)。

意思是說,岳飛之所以被殺,南宋之所以乞和,秦檜只是區區一臣子,負主要責任的應該是宋高宗趙構。趙構偏安一隅,不思收復失地,怕的就是中原恢復,徽欽南歸,他的皇帝就沒得做了,所以裝作優柔寡斷,讓那個投靠金國的秦檜在朝廷上大放和議厥辭,為自己這個內心裡真不願收復失地的皇帝背黑鍋。

要殺岳飛的是宋髙宗,秦檜只是「逢其欲」(迎合君意)。

香港就是敗在那些「逢中共之惡」、「逢中共之欲」的賣港奸賊手𥚃!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