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民主大老李柱銘,或許是眼紅雪廠街十一哥大發謬論,突然蒲頭,發表了一番發人深省的偉論:先說所謂「本土化」是錯誤方向,再建議香港人向新移民灌輸香港核心價值,令他們投票支持民主派。

拜託,雨傘運動距今已近四年,魚蛋革命亦已成兩年前的往事,而李柱銘卻似隱居桃源,不知今夕是何年,所言所想,竟仍是九七回歸後的那一套:中港一家親,不可分割,盼以香港推動中國民主。

李老先生既不知今是何世,與外人閒隔,那便不復出罷。唔出聲無人話你啞的。

泛民人士一講本土,即如洪水猛獸,然而本土不是法西斯,亦不是排外。法西斯和排外是主動而具侵略性的意識形態或行為,而香港的本土,卻是被動地保護被侵蝕的本地文化。
甚麼是本土?其實並不深奧,甚至不是甚麼社會學術語,更不是乜乜主義。自有社羣存在,從住民的生活作息中,自然就會產出屬於該社羣的文化。這就是本土。

大愛和平,非攻兼愛,有誰不知是好事?然而現實是,即使於全球化的世代,國界與民族的界限仍未消弭。親疏則有別,乃人類天性。不只社會,甚至每家每戶也有獨立於旁人的文化。例如我屋企煮菜唔鍾意落鹽,你李柱銘突然衝入嚟,帶住成班中國人話要黐餐,仲話佢地係四川人,唔只要落鹽,仲迫我老母落麻辣,喂屌呀,我屋企,你入嚟黐餐,仲要係我客廳瀨屎,都算,你連我食咩我老母點煮飯都要管,唔係就話我地係法西斯排外人渣,屌你咩,關你撚事呀,我梗係趕係班仆班走啦,慷他人之慨,係我屋企指手畫腳,你咁大愛,咪帶班大陸鳩返你屋企食囉,到時你煮九大簋都唔撚關我事啦!

李柱銘之流,離地已久,早已忘了香港人的日常,他或許真的不懂:你們怨甚麼?地球村不好麼?大愛和平才是正道呀。於雲端之上把酒當歌,俯視眾生,你們在罵甚麼呢?為什麼不和平共處呢?仰首長嘆,淺酌一口紅酒, 出入上流社會,往來亦無白丁,看不到民眾的掙扎,聽不到百姓的呼喊,多寫意呵。

離地的知識分子,離地的精英。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當你視自身為社羣的一份子,這種身份認同即構成了本土文化。

說本土是錯誤,正正代表,李柱銘內心,已經不視自己為香港人了。

若說本土即錯誤,魚蛋雞蛋仔係本土文化,大排檔又係本土文化,廟街又係本土文化,建築cyberpunk又係本土文化,廣東話都係本土文化,咁依d係咪全部都係錯誤呀?
還說甚麼灌輸香港核心價值予新移民,come on,第一,連馬嶽都撰文指出新移民更傾向定義自己是建制派,二零一八年啦,講撚左廿年,你泛民d票只有越嚟越小,亦難以影響新移民的投票意向,更不用說,投你班泛民入去,原來票都唔撚投,仲夠膽講投票?行撚開啦屌。

第二,為何要特意說是「香港」核心價值呀?因為李柱銘自知「香港」的價值觀和「中國」的價值觀不同呀,同時優於中國價值,這就是本土呀死蠢!本土文化就是有別於外地的文化呀,當你支持香港核心價值,即等於支持本土。如此淺顯之義,身為大狀兼泛民大老的李柱銘竟不明所以,難怪香港境況只見日漸沉淪,民主毫無寸進矣。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