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戒慎恐懼」。

「戒慎恐懼」出自《中庸》:「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戒慎恐懼」是「慎獨」的工夫,就是時時刻刻小心謹慎,防止自己離開了「道」。王陽明曾在《答舒國用》書中,對戒慎恐懼有所闡明。見《王文成公全書卷五‧文錄二‧書》。王陽明指出:「君子的戒慎恐懼,是唯恐本心的昭明靈覺有所昏昧放逸,而使自己流於非僻邪妄,失去本體的中正。戒慎恐懼的工夫沒有間斷,則天理常存,本體無所虧蔽,從心所欲而不踰矩,是所謂真灑落。戒慎恐懼正是導致身心灑落的工夫。」王陽明並指出:《大學》的 「恐懼」、「憂患」,不同於《中庸》的「戒慎恐懼」。戒慎恐懼的心不可無;而「有所恐懼」與患得患失的私心,則不可有。

朱熹對「戒慎恐懼」亦有所引伸:「所不聞,所不見,不是合眼掩耳,只是喜怒哀樂未發時。凡萬事皆未萌芽,自家先憑地戒慎恐懼,常要提起此心,常在這裡,便是防患於未然。」朱熹說的意思是,戒慎恐懼是一個人喜怒哀樂情感及思想未發作時的一種警覺,有防患於未然的意思。

政治人物特別是擁有管治權力者,必須要「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戒慎恐懼),處理公共事務時時刻刻提高警覺,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更加重要的是,要有自我省察的能力。
香港位髙權重的高官,面對中共領導人時戰戰兢兢,不敢「造次」,這不是「戒慎恐懼」,而是「有所恐懼」、「患得患失」,當中港利益有衝突,意見相扞格不入時,他們只會謹小慎微,陪個不是,絕對不會旗幟鮮明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最近接二連三發生香港記者在中國採訪被視為「敏感」的新聞時遭阻撓,甚至被警察毒打事件,香港的特首林鄭月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不但沒有向中國相關部門提出交涉,反而表現「息事寧人」的醜態。這不是「戒慎恐懼」,而是面對中共政權,膽小如鼠的「恐懼」之情油然而生!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