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周二(八月十四日)在外國記者會(FCC)演説完滿結束,不單止陳浩天本人成為國際「風雲人物」,FCC的租約也是國際傳媒焦點。雖然租約還有一段時間才到期,但FCC的網站在同日晚上已告癱瘓,相信類似的攻擊FCC小動作還會陸續有來。不過,潘朵拉盒子一旦打開了,很多事情就變得不一樣。從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専員公署、特區政府、前特首梁振英網誌連日狙擊、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聯署、愛字頭人馬中環下亞厘畢道街頭抗議,均不能具體説明陳浩天所犯何法,FCC有何問題,尷尬情況可想而知。不過,這些都只不過是「前戲」,戲肉是九月之後,若香港民族黨到時正式取締,陳浩天將以甚麼身分曝光,國際傳媒如何處理「港獨」議題及新聞,那才是真章。

陳浩天一夜之間暴得大名,從網上所見,遠至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日本、英國、以至美國肯薩斯州、侯斯頓市小報均有報道FCC演説。「香港獨立運動」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正式登陸國際傳媒。衆多報道中以美國《時代週刊》特寫較為詳細,其標題甚是嚇人:JUST WHO IS HONG KONG INDEPENDENCE LEADER ANDY CHAN? 演説前是ACTIVIST,演説後是LEADER,可見此次曝光之威力。不過,細心一看內文,可以發覺記者頭腦尚算清醒,首先提出疑問,香港民族黨成員數目是否只有陳浩天一人;繼而指出,陳浩天至今仍未講述實行香港獨立的具體步驟…

特區政府針對陳浩天和香港民族黨的方法相對簡單,除非取締之後有其他人前仆後繼,那又當作別論。至於FCC,事情就開始複雜了。首先,無論「港獨」可能性或可行性有多低,它定必會吸引更多外國記者到港,他們的拜訪頭站也必定是FCC,北京要「郁」FCC,難度只會愈來愈高。如果用網站攻擊這些「低庒」手法,只會令人覺得中國無計可施。689已經出謀劃策:要FCC繳交「市值租金」,租約期滿不續租。不過,即使FCC沒有了下亞厘畢道會址,是否無處容身?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相信此刻FCC的董事會已經在商討對策,甚至開始定下長遠自置物業目標。北京還可以利用其他手段影響FCC,例如以新會員加入,到一定數量時滲透FCC高層,可是這個方法需時較長。

無論北京抑或特區政府,對FCC的態度相對克制,原因與美中貿易戰形勢有關。執筆之際,美國《紐約時報》最新報道,貿易戰已令北京領導層出現信心危機。美國主流傳媒絕不放過攻擊特朗普總統任何機會,並且經常有評論指中國在貿易戰中有優勢。這篇報道一反常態,指出中國商務部、公安及其它官方機構向出口企業查詢裁員及廠商撤離中國的最新狀況。報道指,北京高層開始意識到,這場貿易戰難於短期內結束,但習近平對於應對方法舉棋不定。人民幣自年中大幅貶值、中國股市下跌,網絡出現大量怨言,部分針對習近平本人,官方要刪除對政府不滿的批評。

假如《紐約時報》報道屬實,北京及特區政府此時此刻還會夠膽封殺FCC和其他外國媒體嗎?要做國際貿易,但不願面對國際傳媒,世間哪有這樣便宜的買賣。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