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意政治以來,所謂愛國,從來與筆者無緣。然而,為何於大部份華人心中,愛國的亢奮彷似本能?為何大部分中國人/香港人對大一統的中國概念如斯眷戀?縱使中共無惡不作,中國人/香港人卻依舊愛國,寧願發明「港式愛國」,所謂愛國不愛黨,愛中華文化,亦不願跳出中華民族的醬缸?

其首要原因,當屬國恥教育。中共成立以來,其教育綱領集中於所謂中國國恥,甚麼八國聯軍,日本侵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渲染華夏文明遠優於西方文化之概念,失敗只因外國列強霸凌,以正當化中國所謂崛起時的惡行。現實中受盡屈辱的中國人,因其千古流傳的奴性,不敢反抗權威,其挫折感如何宣泄?依附強者。無需實際付出,只需口說愛國,以自身的屈辱代入國家的國恥,國家現在強大了,他們也彷彿報了仇,也強大起來了,行走江湖也有了面子。回首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之時,乃港人最愛國的時刻。甚麼文明古國,漢唐盛世,戀棧昔日榮光,幻想帝都榮耀,乃華人最最喜愛之事。往事如煙,然廣大華人仍依依點燃鴉片,在昏沉迷濛之間意淫帝國幻夢,甚麼華夏文化五千年,甚麼大國崛起而亮劍,如泣如訴,如怨如夢。

愛國其因之二,是為懦弱。民主的本質是甚麼?是承認。追求旁人及自身承認,我乃獨立自由之人,有權為自己的命運作決定,以選票彰顯我的自尊。我不是盲從政客的羔羊,而是敢於信仰一躍的雄獅。國事得失,我勇於承擔,寧願玉石俱焚,莫為蜈蚣盲從。歷史上,勇於挑戰和承擔者,有過許多許多。有壯志未酬的。有功虧一簣的。有出師未捷的。命運各異,然失敗卻比成功多。承擔的風險,總比服從高。

然而,這才是人。

這才是獨立。

這才是民主。

香港人呢,大部份都是韋小寶。或是沒有韋小寶的本事,卻自稱是韋小寶,逃避自己不敢承擔責任的事實。東歪西倒,乍合乍離,連自身榮譽亦只敢沾所謂中華帝國的光。甚麼林書豪、張德培,只要是華裔,即蜂擁上前沾光,從各處借來榮譽建築台階,就是不敢從無到有,建立屬於自己的根基。

愛國其三,或曰,他們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就是蠢而已。平日只看TVB,道聽途說流傳於whatsapp群組之流言,人說我們自古以來是中國人,他們就是中國人了。人說反對者都是破壞和諧呀,他們也是搖頭擺腦,說和平呀理性呀商量呀依法呀,其實甚麼也不知道。人說中國大國崛起,犯我國者雖遠必誅,他們也是一廂情願,認定此時乃中國君臨天下的時代。人說國恥等如他的辱,他們真信了,還義憤填膺,比當權者更為憤慨。人說甚麼,他們信甚麼。不思考,不獨立,人已不再是人。如是,天道周星,物極不反,回歸僅僅二十載,已是雞犬升天,滿地畜生;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香港,已面目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