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

曲線又要講明。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獨立關税區,特區政府所欲也,大灣區,北京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獨立關税區而取大灣區也。香港民族黨,《時代》雜誌記者稱之為STATEMENT PARTY,意即謂只發聲明,絕無行動。但古語有云:「精人出口,笨人出手」。民族黨上周六(八月十八日)STATEMENT一出,致函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又有如一顆重磅炸彈,特朗普尚未回信,已勞煩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及商經局反駁。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昨日(八月十九日)説,香港做大灣區「一定發達」,既然實發,點解重要睇美國佬臉色。既有大灣區,何須獨立關税區。

開口不批陳浩天,讀盡詩書也枉然。陳浩天上外國記者會(FCC)演説,內容雖無新意,批評之聲排山倒海,之後《時代》雜誌專訪標題雖稱之為「香港獨立運動領袖」,但內容並不客氣,現實地點出了陳及民族黨之困局,戲稱為STATEMENT PARTY。只可惜,論者均忘記一點:NO PUBLICITY IS BAD PUBLICITY。假如特區政府不是計劃以社團條例取締民族黨,FCC又焉會邀請陳浩天演説,沒有這場演説,民族黨無知名度,再出一千封信也是徒然,要求撤銷香港和中國的世貿成員身分,重審美港政策法,人家只會當你是儍瓜。時勢造英雄,STATEMENT PARTY現在懂得「挾洋自重」,單是出STATEMENT已足可SET AGENDA了,玩返你轉頭。

面對陳浩天的STATEMENT,商經局的回應也有點尶尬:「《基本法》賦予香港獨特地位…香港是『單獨的關税區』」,「獨」字何其多,相當政治不正確,證明新聞稿的寫手和編輯都有潛在「獨」的思想。如果佢地想繼續有得撈,首句應改為:「《基本法》賦予香港特殊地位」。 至於「獨立關税區」,美國官方字眼是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避開INDEPENDENCE這個敏感字眼,因此中文也可以改為「個別關税領域」(當然,《癲狗日報》不會改,永遠都會用「獨立關税區」,「獨」愈多愈好)。

「獨立關税區」的好處,廠商一看即明;大灣區的好處,「劏房波」和「淋糞強」都講到一舊雲。前者網誌説,「我們應該把握香港的既有優勢、創新科技的大潮和粤港澳大灣區帶來的契機,重興香港工業」,原來看完整篇文章,內裏只有以上一句提到大灣區。至於大灣區帶來甚麼契機,那倒是一個「玄機」。論推銷手法,「淋糞強」當然比「劏房波」誇張:發展粤港澳大灣區,不少內地人材和科研機構會來港,「香港一定會發達」。那是否説騰訊和阿里巴巴的總部都搬到香港?如果有這麽好的機會,為何不聽見李嘉誠參與投資?

獨立關税區VS大灣區是否一個虛假二分法,現實上可以並存?這又回到一個老問題:香港擁有「獨特」的法律制度、「獨特」的貨幣、「獨特」的護照、「獨特」的資訊流通制度…如何與其它十個實行另一種制度的城市溶合?既然有了大灣區,「香港一定會發達」,陳浩天給特朗普的信,特區政府大可不必回應,當他痴人説夢好了。況且特朗普忙於應付通俄門及桃色醜聞,籌劃與伊朗的大戰,又要協助共和黨中期選舉,哪有時間招呼陳浩天這個小人物。

香港民族黨可以繼續安心做其STATEMENT PARTY。我建議下一個STATEMENT是呼籲美國政府公布中國官員在美國的親屬、擁有的資金及物業資料。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