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發出公開信,促請美國大統領Donald Trump重新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並撤銷香港及中國作為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員身分。一封信,如風乍起,吹皺一池西水,一眾建制aka奶共份子爭先恐後,瘋狂譴責,先有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直指陳行為愚蠢,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表示譴責,再到人稱「佔領之母」的蔣大媽麗芸怒斥本港大學培訓出陳浩天這種人,簡直浪費公帑,最終以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的「陳浩天唔係人」,結束這個回合。

啊,一輪氣急敗壞,我感覺到,他們真的恐懼了。

平常日子,當他們口說愛國時,我感受不到半點真誠,旅遊必到日本,子女必送外國,愛國之情不過是愛國之言。到陳浩天去信要求美帝考慮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乖乖不得了,風緊,扯呼!一個二個衝出來瘋狂叫囂,七情上面,比平日排隊跳忠字舞積極多了。此時此刻,香港又變回獨立的經濟區,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了,共赴國難,亦化為一個不好笑的笑話。

為何他們如此恐慌?原因無他,唯一錢字而已。愛國可以是假的,與美元掛勾的港元可是真金不怕紅爐火般真實。在《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庇蔭之下(可不是甚麼一國兩制或基本法的保護哦),香港既是中國,又不是中國,乃十四億鬼國市場與西方文明世界之間的中陰身。香港的商家和買辦,亦即大部份的建制派,就是奈河之上的孟婆,在中美兩國默許下,施展五鬼運財,甚麼敏感的軍事科技(如年前發現的裝甲車、軍火等),走資洗錢,甚或人口販賣,通通經過香港這個中陰身,再轉往各地。三途之川的孟婆只問六文渡錢,不問該錢是黑是白,況且中國的黑錢喝過孟婆湯,瞬間漂白,再無黑白之分矣。愛國?孟婆可不知甚麼是國,她念茲在茲的,唯那六文渡錢而已。若美帝真取消了《美國—香港政策法》,中陰身頓化成灰,你叫孟婆如何是好呢?她除了做白手套和奶共,沒有其他技能呀!恐懼,亦是理所當然的。

老實說,相信陳浩天亦自知,其公開信並不可能令美方取消政策法,美國在香港的利益不在少數,孟婆的渡船美國可是有份建造的。事實上,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已經表示,根據美國國務院今年向國會提交的報告,香港仍擁有足夠程度的自主,會繼續維持美國對香港的特殊待遇。然而,站在一介廢青的角度,如胡蘭城所云,這信仍是好的,想我們這班無緣領受六文渡錢的遊魂野鬼,難得看見一眾平日作威作褔的奶共牛頭馬面恐懼至面容扭曲,亦是香江鬼城裡難得之樂,自當額手稱慶,頌讚陳浩天為一眾孤魂出了一口惡氣。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