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了台,缺乏政治能量的梁振英,除了語言偽術之外,還剩下些甚麼?梁振英三女兒梁頌昕二零一六年三月涉嫌違反香港機場安全檢查須「同行同檢」規定,經過長達兩年多訴訟,高等法院昨日(八月二十三日)裁定,提出司法覆核的機倉服務員勝訴,算是還了空姐一個遲來的公道,但無追究違規人士,政治意義不大。只是天生好鬥的梁振英,繼續發揮其語言偽術本色,指空姐「興訟是政治行為,不是航空安全問題」,已到了横蠻無理的地步。轉移視線本是689的慣用技倆,但由「安檢」轉移到「政治行為」效果不顯著,於是他在同日在網綕發文重提外國記者會(FCC)會址租金問題。由此可見,他視狙擊FCC和「港獨」為護身符。可是,黔驢之技,焉能再施?他現在心裏可能盤算著,如何避免步另一位前任特首曾蔭權的後塵。

九一一之後,「同行同檢」本是任何一個機場的保安常識。機場第一次安全檢查,行李與物主乘客必須在場,否則行李內有炸彈或違禁品,如何追究法律責任?由地勤人員越俎代庖,手持行李過安檢即是將責任推給他們。為了補救某些權貴子女的小學雞行為,為了這些權貴的面子,人為地製造香港機場的保安漏洞,單是這一條已罪無可恕。無奈航空公司職員一介平民,無權無勢,據理力爭還遇上機管局鬼祟修例。機管局此舉擺明專為689度身訂造,以免他受牽連。換轉是其他國家的機場管理層,犯同樣錯誤早已鞠躬下台!

梁振英指訴訟是「政治行為」,公衆真是願聞其詳。難道他暗示航空公司職員都是「黃絲」?他不談自己有沒有做錯,反而轉移視線,指「二零一五至一六年間有五百多宗類似個案,是慣常做法,並非特權」云云。他無列舉這些個案的具體內容,但如果真是「慣常做法」的話,梁頌昕的行李早已放行,何須勞煩他本人親自致電機場前線人員,還要對方尊稱他為「梁特首」。如果這不算政治施壓,甚麼才是?

「有權不用,逾期作廢」。今日「梁特首」已非特首,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屬國家領導人之一。實際情况是這位國家領導人早已被習總及前下屬林鄭月娥SIDELINED,大灣區鴻圖大計冇預佢,變成政治獨居老人。

成為政治獨居老人本無不妥,但此人之前作孽太多,加上UGL五千萬一事一直縈繞不散,他不得不找尋一把政治保護傘。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説,他視為機不可失,初時還以為FCC會址租金只是「象徵性」,結果即被「踢爆」。他又説五十多萬月租不是「市值租金」,FCC享受特權…但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已表明,FCC會址及租金不是問題,為何他還咬著不放,原因簡單不過,就是要證明林鄭反獨不力,他才是「掃獨急先鋒」,習總應讓他回朝。

「如要反獨,現在政府的力度不夠,必須要盡快立二十三條」,這是689集團的最新宣傳策略,難怪近日某報社論和某些組織都以此為題,大造文章。不過,林鄭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同聲表示,現在二十三條立法未有時間表,明顯是唱反調,反擊逼宮的勢力。

以建制派目前的議席數目,二十三條在立法會通過當無意外。問題是,大氣候變化不是特區政府能掌握,假如美中貿易戰,美國加息,香港經濟衰退,樓價下跌等與二十三條立法扯在一起,結果會如何?

八萬五是一個大教訓,只可惜有些人心懷不軌,唯恐天下不亂。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