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海外馬壇最聚焦一幕,在澳洲的太陽底下,的確無新事,世界排名首席的「雲絲仙子」,果然「自己錦標 —— 自己贏」,刷新「魚子精華」的紀錄,寫下 26 連捷。如斯勢頭 —— 亦已是太陳腔濫調的一番論調 —— 一日尚在澳洲本土,再贏到去 36 場,66 場,相信意義不大,亦不會有啥改變,仍是無敵。不過,亦如 G.C. 當日賽後在《競馬事務所》即場指出,去到現階段,愈要說「除非是遠征」,此駒幕後就愈見缺乏誘因出外。兩個英文字:FOR WHAT?(為啥?) 而且一旦作客,有對手恃主場就更難客氣,直截了當點說,就算贏不到,都會用旁門左道衝衝撞撞,有風險會傷就無謂,除非有一件事情發生:在澳洲本土先輸一場。

 

雲絲仙子錦標 (一級賽):「雲絲仙子」輕鬆寫下第廿六連捷
(PHOTO: THE NATIONAL)

 

去到法國,兩場一級賽,上週本欄一對心水,幾乎可以串成一口過關孖寶:「普儷安娜」(PRETTY POLLYANNA) 果然值 130 點子的英國馬報評分,力拒「秀髮如雲」而勝出莫尼大賽 (一級賽);而跑出生涯代表作的「市區狐蹤」,亦在羅曼尼大賽 (一級賽) 力戰到底,杜俊誠一步都無跑錯,只是被巴度 (ALEXIS BADEL) 留放得更加刁鑽的「龍沙駿馬」(NONZA) 在終點前生擒,在 G.C. 心目中,這一個頸位之差,雖敗猶榮。

 

莫尼大賽 (一級賽):「普儷安娜」(PRETTY POLLYANNA) 力戰奪魁
(PHOTO: JOUR DE GALOP)

 

到週中的重頭戲,被譽為本年度英國馬壇 “RACE OF THE YEAR” 的大戰 —— 朱德望國際錦標 (一級賽) —— 全場關鍵,卻是主轡「轟雷暴雪」領放的蘇銘倫,出奇不意來一招戰術挪移 (TACTICAL MANEUVER) ,將全群馬帶向外欄,令戰情逆轉,大熱「詩人之言」突然由守好位變成困死位,反而惠及「猛獅怒吼」從側垂發難,彈離 3 ¼ 馬位,繼日蝕錦標之後,寫下一級賽連捷。這匹美國 TAYLOR MADE 牧場出品,只 $160,000 美金就有交易的 ’16 年堅蘭週歲生,父系若是正宗泥地種而非「淘氣貓」,身價肯定多一倍都未止,被售至歐洲服役,目前卻有機會爭奪歐洲馬王寶座,超過大超值。至於古摩亞陣營,當然繼續「插水」,各位看看以下圖表,一目了然。至現階段,亦無需什麼圈中傳言甚囂塵上,G.C. 只集中於這一星期之內,在英、法兩地列陣的多匹主力,有一個共通點,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愈演愈烈:每每在早大半程,走位都跟得好好,但入到最後三、四百米決勝地段,要發力衝刺的時候,力度卻掉頭大幅銳減,甚至弱退;尤其是跑英愛馬,這些都是整個馬房受病毒困擾的典型警號,看來還要抌多一段時間。

 

 

「猛獅怒吼」勇奪朱德望國際錦標 (一級賽)
(PHOTO: GG.CO.UK)

 

岳伯仁 / 古摩亞陣營:2018 年度春、夏成績「插水」滑落
(PHOTO: RACING POST)

 

又一大輪戰報之後,再套用一句沿途評述,今個星期,G.C. 的確是「且戰且 —— 寫」,正當英國約克如火如荼,亦是美國仲夏檔期最壓軸的一個高潮:卓華時週末。

 

卓華時錦標 (GI)

這項全美最老牌錦標,已經跑到第 149 屆的《仲夏打吡》,星期二 (8/21) 抽檔完畢,負責全國直播的 NBC 第一時間出廣告,內容其實亦幫手提示了貼士:今仗的擂台躉,並非新勝赫斯高邀請賽 (一級賽) 的「好魔力」(GOOD MAGIC),而是「功高先機」(GRONKOWSKI)。這匹因現役美式足球 (NFL) 新英倫愛國者會巨星級邊鋒手 (TIGHT END) 嘉朗戈斯基 (ROB GRONKOWSKI) 而命名,湊巧這同一位球星,亦隨著出資合伙入閣的好馬,季初本已取得肯塔基打吡 (一級賽) 的單一歐洲線外卡資格,奈何好事多磨,因傷缺席,再轉至白偉賢廐中,無出其右,正是以「核證」 (JUSTIFY) 在貝蒙錦標 (一級賽) 勇冠三軍的一仗,作為美國處子作,惟此駒亦是在該仗力追「核證」最近、走勢最凶的一匹,甚至多兩步,戰果會否改寫亦難料。相比起迄今未曾在千八以上贏過的「好魔力」,以一匹澳洲血緣色彩如此濃厚的「白金礦」(LONHRO) 子嗣,初登北美最高舞台 —— 還要立即攀至哩半 —— 就幾乎成為巨人殺手,然後整個夏天都收起,今趟操練密鑼緊鼓,尚要縮程,這麼多利好因素,還需要計算?數落去最大威脅,G.C. 反而是排出「意國紅酒」(VINO ROSSO)、「十倍奉還」(TENFOLD) 這兩匹 … 然後才到「好魔力」。兩匹馬携手從占丹廸錦標串連贏過來,兩匹都擅追,「十倍奉還」該仗改為跟前少少就贏,但最尾幾步突然外閃,「意國紅酒」則輸在留得太後,有改善空間,華拉素奇寧願放棄「神奇堤岸」(WONDER GADOT) 都堅守此駒帥印,可見信心。返回「神奇堤岸」這匹應屆加拿大雙冠馬后,有機會挑戰該國三冠,都放棄尾關而走此仗,馬主暨荷里活大亨嘉利巴柏 (GARY BARBER) 想名利雙收,可以理解。對上一匹贏這《仲夏打吡》的馬女,乃 1915 年的「羅花夫人」(LADY ROTHA);對上一匹夠膽出戰的馬女,則 1979 年,嘉樂美牧場 (CALUMET FARM) 名下的另一匹馬后「得運谷」(DAVONA DALE) …紀錄人人都曉數,但有幾多地方,解釋到這樣罕見的現象?實力往往不及以外,美國本土在馬女 (DISTAFF) 組別,老早有一個以高獎金掛帥的完善賽制,馬主根本犯不著越組挑戰,反而是更直接因由。這匹「神奇堤岸」,今年在同組同齡,仍然敵不過另一匹霸氣更盛的馬女「夢寐夫人」(MONOMOY GIRL);北上加拿大所贏的兩仗,對手水準更是不提也罷;再返來這裡,只憑 (a) 1 檔、(b) 奧天信同 (c) 5 磅磅利,就可以挫敗一眾跟「核證」角逐過的馬仔對手?未免欠說服力。雙槍將「公教小子」(CATHOLIC BOY) ,以本身在泥地的速度,可以成功轉移至草地賽,加上鬥心好,近兩仗連環力剋「精辟分析」(ANALYZE IT),甚至晉身一級頭馬,但轉回泥地,跑法往往就未可同樣主動;「霸威信」(BRAVAZZO) 連跑四仗都只是易位難贏;阿酋聯打吡冠軍「明德頌」 (MENDELSSOHN,*港譯「酒國琴音」) 更未計狀態,倉口勢弱就已經是大忌,三匹馬最多只可以搏一席位置。G.C. 今仗的冷馬選擇,反而是跟「核證」同主的「運籌帷幄」(MEISTERMIND)。沒錯,這匹只去到條件程度,5 戰僅 1 捷的質新份子,上次是在一仗與年長對手混合對壘的九化郎 (1800 米) 賽事當中,天雨泥濘,直路再受困之下,桑坦尼完全抽起、收韁而跑第五;但過終點之後,此駒甫望空,卻即如箭在弦,閃瞬之間將全場對手拋離,當中有好幾匹還是級際份子,足見餘勢之猛,可以留意。

 

「功高先機」(GRONKOWSKI,白衫、橙星 / 左手邊) 誓創歷史
(PHOTO: CBS BOSTON)

 

劍舞者錦標 (GI)

役香港馬到北美「贏」一級賽,有過「好好計」;

退役香港馬到北美「跑」一級賽,有過「加利寶」、「大利多」,但未「贏」過;

退役香港馬到北美「贏」一級賽 … 今次都有機會;所指的,當然是剛在草地 2200 米的寶寧錦標 (BOWLING GREEN STAKES,二級賽) 晉升級際頭馬的「帝國驕雄」。這匹已易手至美國大馬主邵偉華 (MATTHEW SCHERA) 名下的愛爾蘭閹馬,對於李伯諾的一套長韁繩,似乎極為受落,上趟愈放愈順,步步帶足,最後跟「海峽先驅」 (CHANNEL MAKER) 戰至平頭;兩匹携手沿著年前「富林特郡」的同一路線,想轉落今仗再決高下之際,就當另一匹臨時轉戰的古摩亞來犯「史前遺跡」可以不理,同場依然尚有衛冕冠軍「沙鞍之悅」(SADLER’S JOY)、曼赫頓冠軍「春日姿色」(SPRING QUALITY)、戰神冠軍「喜相逢」(HI HAPPY)、以及連續兩屆聯合國冠軍「極繽紛」(FUNTASTIC)、「更大層面」(BIGGER PICTURE) 合共五匹一級盟主擺下擂台,今趟名符其實要過五關、斬六將!提到「帝國驕雄」,原馬主 —— 香港的《蕭家軍》—— 雖然賣走一匹,同日都尚有另一匹馬女「祝願順境」從英倫來到這個沙拉托加大賽日湊熱鬧,列陣中圈美倫草地跑道,1700 米的寶萊斯頓溫泉錦標 (BALLSTON SPA STAKES,二級賽)。西岸方面,太平洋經典打後,廸爾馬都未至於落雨收柴,上星期讓路予同主馬「加速」(ACCELERATE) 建功的不敗之師「佳寧戰駕」(CATALINA CRUISER),降格出戰泥地 1400 米的 奧拜恩錦標 (PAT O’BRIEN STAKES,二級賽),卻與上季兩匹育馬者盃頭馬 —— 短途冠軍「棗色聖上」,以及曾經一度退役的泥地一哩冠軍「中途大戰」(BATTLE OF MIDWAY) —— 狹路相逢,必有劇鬥。

 

新捷於二級賽的「帝國驕雄」(內檔 / 粉藍衫黃袖) ,能否更進一步?
(PHOTO: TWITTER)

 

英國:楠索普錦標 (GI) / 朗思達盃 (GII)

幸好在截稿前後,仍然有機會將這兩組首伊波賽期守尾門的級際賽擠進本週專欄。先介紹的當然是短途的一組,麥通陣營兩個滾水煲又內閧,「巴特殊」在皇席錦標受挫於「蔚藍海角」蹄下,之前、之後兩仗卻都贏得悅目,亦是近況比較理想的一匹,能否報卻雅士谷一戰之仇?雙方備受追捧之下,同場其餘對手的分頭就頓見可觀,當中「司法觀點」、「掩護」、「十字石標」同「夏灣拿灰」這四匹馬,大家再留意一下的話,其實今季表現都好穩定,連番接近,視孚臨場狀態,均可作配腳。至於朗思達盃這仗兩哩的比試 … 亦意想不到,今季不單止美國同加拿大,就連英國都有三冠「叫糊」 —— 不過是《長途三冠》。已經連陷雅士谷金盃同古活盃兩項一級賽的「弦樂器」,今仗更有同主廐侶「請願者」(PETITIONER) 擺明放兔開路,最有長途底子的「大轟動」同「心妙高」(ST MICHEL),近況卻欠佳,「八度音階」(COUNT OCTAVE)、「荒域天際」亦嫌級數未及,除了「愛達荷州」同夏主席的「紅翠」比較可以接近之外,環顧同場,難尋威脅,贊助商 WEATHERBYS HAMILTON 擺出這 1,000,000 英鎊的三冠系列額外大獎,今趟好大機會名花有主。

 

「蔚藍海角」搭「巴特殊」這口皇席錦標連贏,今趟次序會否對調?
(PHOTO: RACING POST)

 

「弦樂器」長途三冠在望
(PHOTO: THE NATIONAL)

 

… 馬圈花絮 / G.C. 見聞 …

星期一 (8/20) 沙拉托加一組高班處女馬賽事,悍將艾偉圖 (JUNIOR ALVARADO) 力策雅典娜育馬場的「謹記重點」(POINT TO REMEMBER) ,一條直路之內,開足 19 鞭取勝;換轉在英國,或者其他地方,老早重罸,但在美國沒事之餘,G.C. 還要讚這 19 鞭,幸好有這 19 鞭,否則此駒一早已經在看台邊同馬迷握手 (大幅外避)。之所以「各處鄉村各處例」還未止,講究賽事條例,有時都要 “MAKE SENSE”,有意識:是否下下子都要預設若干鞭數的「大限」,一過就要「落簿」?再者,400 米直路又限 7 鞭,800 米直路都限 7 鞭,是否公道?抑或需要一定彈性?以上這仗就是例子,匹馬打從彎位半路就開始有外閃的意圖,騎手開鞭,完全是為了警示,當日競賽小組基於兩大原因:

1.「韻律」上 (RHYTHMICALLY) 騎手並非一下子機關槍式鞭如雨下,而是每隔兩、三鞭就「卒」兩手韁繩,再開兩、三鞭 / 再推,再開兩、三鞭 / 再推,如此梅花間竹;採用競賽小組的「官腔」,言則沒有「對座騎過份施以懲罰式用鞭」(EXCESSIVE / OVER-PUNISHING USE OF WHIP);

  1. 落鞭動作方面,是出「聲」多於出「力」,力度有限,完全在於情理之內,

全無動作而 “LET IT THROUGH”,這就為之監場董事明察秋毫的稱職演繹。

另外,同樣是沙拉托加,卓華時日之前的週五 (8/24) 賽事,曾代表美國參戰 2013 年香港一哩錦標,現已屆九歲高齡的耆英「勁沙王」(KING KREESA),居然列陣一組只限紐約本州出生賽駒參戰的西點軍校錦標 (WEST POINT STAKES);G.C. 日前甫刊登《競馬事務所》的中文版排位,論壇內的友好,無不嘩然;這其實引伸出另一個巧合而有趣的話題。百多年來的傳統,地道紐約馬主 —— 尤其是中小型規模 —— 養這些地道出生的紐約馬 (NY-BREDS),亟明顯的一項特徵,是普遍只養閹馬。心同此理,就跟咱們香港馬主的處境,以至養馬思維都好接近,事關大家同樣生活於國際級大都會,地皮當然昂貴,有錢都無地方,就當有地方,也不是這樣浪費。一來自己多數無牧場,二來跑馬,只為興趣,或者聯誼、娛樂本身親友賓客,養起一匹馬就希望至少可以用到四、五季,甚至長跑長有就最理想,所以閹馬往往是比較實際的選擇;「勁沙王」可以跑到九歲,亦是其中一個可以解釋到的日常例子。

(Gallant Chief     25/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