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委員會昨(廿四)日開會討論調整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於法定最低工資調整對低薪行業及所有行業的薪酬開支影響輕微,以及現時最低工資僱員覆蓋率不足一成及工資水平低於領取綜援,反映已失去鼓勵就業的功能。因此,商界同意加薪至少三元五角,由現時三十四元五角加至卅八元以上,加薪一成,以統計處估計,加至卅八元對低薪行業的工資加幅只有百分之五點二,薪酬開支加幅只有百分之零點五,因此,勞工界仍爭取加至四十元,為基層帶來更大的幫助。

現時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在去年五月實施,今次是第四次進行兩年一度檢討。委員會昨進入關鍵討論階段,代表商界、勞工界及學術界的委員各自表述,商界代表願加多幾元,但與勞工界要求仍有距離,未有共識,短期內會再開會,期望趕及下月底前向政府提交報告。

據悉,對上一次最低工資調整時,政府估計逾十五萬名僱員受惠,但到大半年後實施時,只有約二萬六千七百人受惠,加上法定最低工資升幅脫離了大部分巿民的工資增長,加劇了貧富懸殊的情況,而基層辛勞只有最低工資仍不及領取綜援金,最低工資失去鼓勵就業的功能,而實施最低工資是保障基層低薪人士過有尊嚴的生活,委員同意增加對基層勞工的保障。

最低工資僱員佔全體僱員的覆蓋率在一一年實施首年為百分之六點四,且持續下跌,覆蓋率低令制度失去應有功能,委員同意應佔一定比例。據統計處資料,最低工資加至三十八元,覆蓋率百分之五點九,十八萬人受惠,估計對零售、飲食、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等低薪行業的工資增幅百分之五點三,薪酬開支增六億五千萬元,對所有行業工資增幅為百分之五點二,開支增四億七千八百萬元。如加至四十元,覆蓋率將升至百分之九點五,廿九萬人受惠,估計令低薪行業工資加幅百分之七點九,對所有行業工資加幅百分之七點七。

一個人均收入接近四萬美元的發達地區,現時的最低工資比人均收入不足三萬美元的台灣還要低。香港的貧富懸殊是發達國家及地區的第一名。這是香港之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