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William Luk & 環球9up快線

特朗普同基辛格

早前美國嘅國際關係名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向Donald Trump進言:聯合俄羅斯、制衡中國,甚至最近香港呢邊嘅才子陶傑都有提及呢個話題。眾所周知,Donald Trump本身亦一直畀所謂「通俄」問題纏擾住;喺美中貿易戰背景下,俄美關係走向甚至俄羅斯嘅一舉一動都受到越嚟越多嘅關注,即使喺香港呢個筆者眼中最無國際視野嘅國際金融中心亦然。但其實「俄羅斯外交政策」對大家嚟講係啲咩嚟?大概都係「侵略鄰國烏克蘭同佐治亞」、「毒殺外國平民(最近英國公民遇害同埋有傳向中國輸出有問題豬肉)」、「支持敘利亞極權政府」「同中國(扮) friend但食咗人吔成個遠東領土」之類……但睇怕除咗大家希望「俄羅斯快啲玩完」之外,大家對俄羅斯外交政策嘅結論亦大致如此。筆者喺呢度唔打算作學術討論,但喺我哋呢代人有幸經歷美中貿易戰、國際秩序轉型嘅大時代,的確係需要了解多啲俄羅斯嘅外交政策、點解佢會做咁多「陰質嘢」而唔係片面咁擺低一句「俄羅斯快啲玩完」作為總結。

•俄羅斯國情簡介

呢次我哋就由歐洲、黑海同近東開始認識俄羅斯嘅外交政策。我地先由俄羅斯嘅地理、內政、人口結構同經濟四方面簡介俄羅斯國情。

黑海(Black Sea)係俄羅斯其中一個海口,另外2個分別係遠東同波羅的海

俄羅斯(Росси́я,俄語讀音近似粵語「諾斯亞」,所以一直有人認為講羅刈會好聽好多)係一個地跨歐亞嘅斯拉夫大國(亦係現世惟一一個以斯拉夫民族為主嘅大國);實行聯邦制,由多個州份、邊疆管區或者共和國組成,核心地段喺莫斯科(Москва́)去到第二大城市聖彼得堡(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及週邊地區;值得一提嘅係,俄羅斯喺東歐有一塊細「外飛地」:加里寧格勒州(Калинингра́дская о́бласть),呢塊領土係蘇聯解體之後遺留落嚟嘅問題,但係正因為佢嘅存在而有力咁加強俄羅斯喺歐洲嘅戰略地位,皆因俄政府一度想發展加里寧格勒成為「波羅的海嘅香港」,但成效不彰。不過2018年世界盃呢個城市得到一個向世人展現嘅機會;俄羅斯領土西起中歐、東極亞洲同北美洲之間嘅拉特曼諾夫島(Остров Ратма́нова),係目前橫跨最多時區(11 個)嘅國家。筆者認為俄羅斯國土遼闊,必定需要維持強大軍力同軍費並為外交費剎思量以保衛其廣闊難守嘅領土。

著名反對派人士尼姆索夫(Boris Nemtsov)喺2015年行過紅場嘅莫斯科河大橋遭到不明人士開槍射擊、身中四槍當場死亡 (William Luk攝)

俄羅斯領袖普京(Пу́тин,俄語讀音近似粵語「杯墊」)出身蘇聯特務機關「國家安全委員會(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簡稱 КГБ,羅馬字化即係 KGB)」,但佢絕對唔係一個信奉共產主義嘅政治家(大家由佢執政對十月革命紀念活動非常冷淡,甚至完全否定過去蘇共治國方針),普京係一個民族主義者,屬於「統一俄羅斯黨」;民族主義係目前俄羅斯主流政治思想,特別係蘇聯解體之後,國內民眾一直等緊另一個光輝嘅斯拉夫,甚至多年前嘅莫斯科出現過令人聞風喪膽嘅光頭黨(見非白人就打)。所以即使普京嘅經濟同國家發展政策未能完全幫助邊遠地區發展,但頓巴斯(Донба́сс)同克里米亞半島(Кры́мский полуо́стров)政策同埋敘利亞問題嘅立場就得到國內民族主義嘅民意支持,所以即使無選舉舞弊,要通過選舉拉普京落馬係難過登天嘅事,一啲眼下嘅反對派可以長期「死唔斷氣」亦唔排除其實係「忠誠嘅反對派」。

東正教精神中心-Sergius ,距離莫斯科約70公里 (William Luk攝)

俄羅斯係多民族國家(有 180 個民族),人口 146,590,000(略多於日本但無美國一半),俄羅斯族佔 77%,信仰東正教;咁龐大領土但得嗰億幾人口根本唔成比例,加上國家發展集中晒喺莫斯科到聖彼得堡核心部份同個別大城市,例如西南部嘅索契(Со́чи)、遠東嘅符拉捷窩斯托克(Владивосто́к,即「海參崴」),俄羅斯係一個經濟民生發展極唔平衡嘅國家,加上目前國際種種制裁,所以唔少俄人同香港啲後生一樣唔太敢生 BB 或者寧願出國發展(無論為事業定結婚);結果成個俄羅斯嘅國家人口同經濟始終谷唔起;偏偏隔嚟個中國就坐擁十四億人口(仲因為美國過去十幾年嘅反恐政策而喺亞太做咗差唔多十年嘅暴發戶),習近平五年前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劍指俄羅斯後院嘅中亞同高加索,情況發展令俄羅斯民間甚至地方政府官員擔憂,有人會問俄佬有咩擔憂?中亞係佢嘅後花園,俄佬一路想利用過去蘇聯時期嘅俄語同俄裔人口繼續保持對中亞嘅影響力。如果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真係實施到,俄佬絕對係驚。

另外,俄羅斯曾經係 G8(八大工業國)之一但係因為烏克蘭問題而畀其餘七國DQ,由G8 峰會變成 G7峰會。其實,俄羅斯係一個科技同工業大國;雖然俄羅斯產品甚少喺香港市場出現,導致較少畀香港人認識,港人對俄羅斯經濟較為認識可能只有喺香港股票市場上市嘅「俄鋁(00486)」(ОК РУСАЛ);俄羅斯另一為港人所知係資訊科技行業,除咗一班名揚國際嘅Hackers,通訊App Telegram、外匯交易平臺MetaTrader 4 同 5 亦較為港人所認知;而軍火係俄羅斯一大財源,買家有中國、印度、越南、菲律賓、敘利亞、土耳其同沙地阿拉伯等等,佢相對西方嘅價格優勢喺發展中國家之間甚有市場。仲有,俄羅斯係一個能源大國,能源係最大收入來源,主要市場有中國、歐洲等等;雖然俄羅斯貨幣盧布嘅匯價同能源商品價格唔係掛勾,但當能源商品價格插水嗰時,盧布匯價亦一同插水,而油價同盧布匯價長線走勢大同小異,小異在於能源商品價格及盧布有其本身基本因素影響(例如油價受期貨市場操作或石油輸出國組織決議影響,而俄羅斯央行亦不嬲都有外匯管制調控盧布匯價)。

•俄羅斯嘅歐洲—黑海—近東政策

上一部分筆者就由地理、內政、人口結構同經濟四方面簡介俄羅斯國情,而呢四樣(其實又點只呢四樣)無疑係普京制定當前俄羅斯外交政策時需要考慮嘅主要因素;而正路嚟講,俄羅斯外交政策最終目標自然都係為俄羅斯本身嘅國家安全同利益。而俄羅斯有住極為獨特嘅地理條件(歐亞邊緣+冰天雪地),呢種地理條件一直深刻而決定性咁影響住俄羅斯過往嘅生活習性同歷史進程;換言之,俄羅斯外交政策嘅決定因素最終都係講地緣政治。地跨歐亞嘅俄羅斯自然有著「歐」「亞」兩面性,由於佢嘅國家重心喺東歐嘅莫斯科同聖彼得堡一帶,加上人種、文化等因素,俄羅斯根底上仍然係一個歐洲國家,以地緣政治上嚟講亦難免「歐」先於「亞」,由其係俄羅斯本身都有住長期畀西方國家(包括波蘭、瑞典、法國同德意志)侵略嘅歷史。

蘇聯解體令俄羅斯嘅主要城市莫斯科、聖彼得堡、頓河畔羅斯托夫(Росто́в-на-Дону́)變得接近邊界容易受到攻擊,俄羅斯喺後冷戰時期嘅國際格局入面一直致力避免佢嘅歐洲鄰國被納入另一強權(北約或歐盟)嘅勢力範圍(雖然芬蘭、波蘭同波羅的海三國一早已經入咗北約同歐盟)以保護上述重要城市;《俄白聯盟》係其中一條有效保障莫斯科嘅安全嘅國際條約,但自 2014 年烏克蘭問題爆發之後,令一向親俄嘅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高(Лукашэ́нка)公開撐烏克蘭,而且近年白烏兩國甚至波蘭都致力加強對華關係以「聯華制俄」;當然遠水救唔倒近火,盧氏唔可能真係同俄反面,惟有斡旋俄烏之間、兩度訂立《明斯克協議》,但協議唔等於問題嘅全盤解決;頓巴斯同克里米亞半島問題有佢複雜嘅歷史同種族因素,呢篇文亦無可能全部解釋清楚,有心想理解嘅讀書可以由克里米亞戰爭讀起。但由地緣上解釋,俄方要拎返克里米亞、頓巴斯其實同早十年北京奧運期間俄軍揮軍進入佐治亞嘅阿布哈茲同南奧塞梯完全係一脈相承,就係為咗黑海嘅控制權,甚至乎背後牽涉到大量俄裔遺民嘅問題。

沙俄首都聖彼得堡係俄羅斯少數嘅不凍港 (William Luk)

原本地處高緯度內陸嘅俄羅斯幾百年嚟一直為尋覓不凍港而大力開疆拓土,因為一個不凍港對於自身國家商品出口、國內就業十分重要;喺成個18到19世紀,打開黑海呢塊窗口再穿越鄂圖曼土耳其嘅兩海峽殺入地中海基本上係俄羅斯帝國嘅基本國策;假如唔能夠通過黑海出到地中海,咁至少都要維持俄羅斯喺黑海嘅起碼優勢:無論係 1871 年沙俄推翻 1856 年《巴黎和約》(Treaty of Paris)恢復喺黑海設防、2008 年同 2014 年俄軍先後進入阿布哈茲同克里米亞半島都係基於呢種地緣戰略邏輯;如果條件可以,俄羅斯亦會爭取機會「合法」穿越海峽入地中海:例如喺 1833 年《俄土互助條約》(Ункяр-Искелесийский договор)或近年俄土關係友好,都係「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咁貫徹俄羅斯傳統近東政策思維;俄土同伊朗喺近年基於意識形態嘅友好關係大大咁決定咗敘利亞內戰嘅發展方向。所以,一向唔動盪嘅高加索地區亦難得相對平靜。

高加索一向係地緣政治燙手山芋:除咗上述北京奧運期間俄軍進入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同佐治亞嘅正面衝突,蘇聯解體前未獨立嘅亞美尼亞同阿塞拜疆已經為「納—卡問題」、納希切凡問題同埋宗教問題(基督教VS伊斯蘭教)大打出手,蘇聯解體後又有兩次車臣戰爭同伊斯蘭恐怖主義滲入高加索;隨住一系列戰爭過去,加上上述俄土伊三國關係改善,高加索難得平靜;幾個月前亞美尼亞變天並唔意味住亞美尼亞將會改變佢喺「納—卡問題」同納希切凡問題立場。當年蘇聯解體之後,亞美尼亞係一定程度上靠俄羅斯嘅支持擊敗阿塞拜疆,即使今次內政變天亦唔見得亞美尼亞就會即時完全性倒向西方而得失俄土伊呢三個鄰國(就算同土耳其係世仇都無辦法);無咩特別事件嘅話,筆者深信高加索地區會暫時維持現狀;反而近期中德兩國都積極交好阿塞拜疆期望沾手首都巴庫(裏海沿岸嘅石油城市)嘅石油供應,與此相關嘅係俄羅斯早前伙同裏海沿岸各國劃分裏海資源;俄羅斯呢個動作明顯係打定預防針,力圖將非裏海沿岸國家排出裏海資源劃分。如是者,俄羅斯都將伊朗、哈薩克、土庫曼同阿塞拜疆爭取到自己一邊。

紅圈嘅國家都係領土同裏海相連,包括伊朗、哈薩克、土庫曼同阿塞拜疆 (Goggle衛星圖)

上文提及,俄羅斯係一個能源大國,能源係俄羅斯一大財源,歐洲其主要市場之一;歐洲一直都重視俄羅斯對歐洲嘅能源供應,一個冬天殺埋嚟,你話歐洲冬天咁凍,你俄佬一閂咗個石油同天然氣管道就真係多得你唔少,所以能源亦成為俄羅斯影響歐洲外交政策嘅重要籌碼;當然歐洲都明白必須確保而又避免過度依賴俄羅斯能源供應,所以德國(擴大嚟講就係 overall成個歐盟)都打緊兩手牌:一方面繼續同俄方傾「北溪」(Nord Stream)兩條管道運送能源,俄方已經同意維持經由烏克蘭管道供應能源比歐洲。另一方面,上幾段提到德國總理默克爾亦出訪阿塞拜疆以圖沾手巴庫油田;但亦正如上述俄羅斯嘅裏海預防針一樣,俄羅斯唔希望非裏海國家插手裏海事務,加上阿塞拜疆傳統因為宗教、民族、語言同文化上親土耳其,而目前歐土關係惡劣,喺世盃前夕仲出現單針對兩位土裔德籍球員嘅個人操守問題,默克爾此行效果(即係俄羅斯支預防針嘅功效)係點就要留待各大媒體報導啦。

關於俄羅斯嘅歐洲—黑海—近東政策,我哋暫時討論到呢度;而關於俄羅斯能源同軍火外交、亞洲政策甚至北極政策,我哋留返嚟緊嘅文章再同大家分解

(文章純屬筆者意見,不代表癲狗日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