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要介紹的港奸馬主為陳振彬,陳振彬到底是誰?他在香港的賽駒,都一直以「XX快車」命名,和姚本輝合作無間,叫得做「港奸」,通常養馬運都極之一般,成績最好的應是「傳奇快車」,交出四場頭馬,而其他賽駒最多都是交出一場頭馬甚至0獎金出局。

 

只是佢身份已經足以成為一個港奸,他是回歸早期其中一批委任區議員,直至2012年取消區議會委任制度後,他參加兩次直選都可以勝出。最重要的他是港區人大,這種背景已提供了他做港奸的證明。

 

呢條友在香港政府的資詢架構入面,是負責青年事務工作,但此人對青年的面對的問題毫不了解,還只有在講一屁廢話。他曾經指出唔好一讀完大學就申請公屋,這等同放棄自己。我想呢條友唔係白痴,就係無知,佢知唔知依家在出面租樓幾多錢,買樓如果無父母資助俾首期,連屋入面的一舊磚都未必買得起。除非你好似鹵味男一樣的廢青,是正宗二世祖,出糧唔洗俾家用,層樓由本人父母在九十年代已經買斷咗,仲可以成日周圍到外國睇跑馬。或者陳振彬以為個個年青人都好似鹵味男一樣,先可以說出呢D廢話。無巧不成話,本人曾經在馬會的公開活動和此人合照,或者佢以為當日這位廢青可以代表全部年青人!

 

亦因為呢個原因,難怪佢同777出席一個青年資詢會,會俾青年人直接叫佢「仆街」,呢D死廢老俾D後生仔叫佢「仆街」,佢當然不甘視弱,叫佢「收聲」,自己不食人間煙火說廢話,還要洋洋得意叫人收聲,呢D人只會欺壓香港年青人的人,大部分都可以叫做港奸。

 

因此,呢類人人衰格衰,只懂得擦共匪的屁股,做奴才的奴才可以說是十分稱職,呢類人正正式式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錢和權勢」,從他的養馬運就可以看出,這類人是如此心術不正。

(鹵味男     3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