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撥亂反正」。

「撥亂反正」指扭轉亂象,歸於正道。「撥」是治理;「亂」,指亂世;「反」通「返」,即是回復。語出自《春秋》的《公羊傳》:「撥亂世,反諸正,莫近諸《春秋》。」意思是說:孔子寫《春秋》,是為了扭轉亂世,使社會政治回歸於正道,因此來説,沒有什麼比《春秋》更合情理了。

「撥亂反正」也是常見的中共「政治套語」。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澤東死亡;同年十月七日,華國鋒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華國鋒上台以後,沒有糾正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反而提出「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華國鋒延續了毛澤東時代的錯誤路線。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在會上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來證明「兩個凡是」是不正確的理論,並主張糾正文化大革命期間造成的錯誤,平反冤假錯案。在一九八〇年十月廿五日的一次談話中,鄧小平對「撥亂反正」作了所謂「定義性闡述」:即「撥林彪、『四人幫』破壞之亂,批評毛澤東同志晚年的錯誤,回到毛澤東思想的正確軌道上來」。

鄧小平的「撥亂反正」不夠徹底,他並沒有「撥毛澤東破壞中國之亂」,不但沒有否定毛澤東,還要「回到毛澤東思想的正確軌道上來」,所以到今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中國,毛澤東陰魂不散,對習近平強烈的個人崇拜,與毛澤東時代遑多讓。

講到「撥亂反正」,自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廿一年以來,共產黨及其奴才在香港所作的「亂」,什麼時候才可以「撥」呢?是不是要等到中共倒台,香港重光,實行「轉型正義」的時候,才可以除去禍亂,返回正道呢?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