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是來自生物世界自身繁衍後代的基本需要。人類由於其存在的基本條件,就是群居而生的。所以人類的性與人類社會也形成了密切的關係。

中國大地是人類最早活動及群居組織出現的地方之一,當地原始社會經濟發展很快,結果形成那裡社會,宗教及生活文化的獨特性。例如,先民從母系社會孕育出對生殖器官的崇拜。

自公元前2100年開始,先民逐漸從部族社會,走向統一的農業社會體制發展,大自然氣候現象對先民的經濟和生活影響愈來愈大,於是先民對宇宙的崇拜和敬畏,形成對上天神明的敬拜,出現了巫師及後來的方士。

商周以來,祖先們的性知識便與巫術、仙道等思想連在一起。經過了周代及春秋合共八百多年的禮制薰陶之下,華夏民族的性觀念又加入了道德元素。到了戰國後期,在老子思想、黃帝崇拜、巫師仙道的儀式、和以鄒衍為陰陽家學說等思想文化融和下,熔合成古代的原始道教,而華夏民族的性觀念從此便與道教聯在一起。

上述的文化融合對中國古代的性經發展奠下了三大特色:

第一、 方士與王權的密切關係,促使很多性經籍都與帝王有關。例如彭祖經,記載商王派素女向彭祖請教房中術。這群由新石器時代的巫師,得到了商王的信任,傳到周朝,社會民智漸開,巫師之術轉向民間,為民眾驅邪治病,形成了以宇宙陰陽之說為理論、黃帝事蹟為內容的醫學理論。公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統一六國,他把六國君主的後宮收進咸陽皇宮之餘,也相信了來自燕齊之地的方士所言,追求長生不死之藥。其彼秦亡漢興,尋求成仙長生之術,始終受到帝王歡迎。漢武帝晚年,沉醉於道術之中便是明證。

第二、 男女性愛交合之法便以後來的道教醫學體系為基礎,產生出很多與時令時節及氣脈運行有關理論。這一方面是醫學,即延年益壽,一方面是宗教思維—成仙得道(這點曾在西晉時受到葛洪的批評)。

第三、 隨著東漢時大乘佛教從印度經西域傳入中原,佛道互相排斥到融通,豐富了男女性愛技巧。東漢士族階層的鞏固,士族子弟優閑的生活,導引士子追求男女性愛交合的歡愉。性經藉的流通有了士族階層的支持,便有了傳播的管道。

基於上述三大特色,中國古代的性愛經典主要圍繞著長生、益壽、配合陰陽時令及道教特定的宗教儀式等元素。

作者:錢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