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所周知,中國是工業大國,不少國家都依賴中國産品和投資。不為人知的是,籍著這個優勢,中國也可以輸出無形的價值觀,例如反民主、貪污、言論和學術硏究的審查。美國老牌自由派雜誌《新共和國》九月四日刋登長文,標題是「另一類政治正確性」,副題是「為何硏究中國時,美國大學自我審查?」,詳列中國如何透過滲透、撥款、學術研究合作計劃,令美國最精英高等學府俯首稱臣,實行學術自我審查。不過,文章最精警之處是指出,在這現象的背後,實際上有一更根本的問題,就是如何面對中國崛起?美國應否抗議?承認中國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地位?還是嘗試制止中國崛起?文章認為,這個問題影響深遠,有逼切需要進行全國性辯論。的確,美國是否有部分人怕得罪中國,甚至想討好中國,這是一個足以影響全球局勢的問題。

對於經歷過冷戰時代的我輩新聞工作者,看到今天中國左右美國精英學術機構的硏究方向,令它們自設學術禁區,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回想六、七十年代,西方有不少反共學者,抗衡左翼思想。此外,當時美國嚴防蘇聯滲透,情報機關如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不時派卧底到大學,監視學生及教授,間或滲透、破壞反戰及民權運動。數十年後,美國大學走到另一個極端,竟變成不設防區域,任由他國擺佈。唯一的解釋是,自九零年蘇聯解體,美國以為共産主義已死,疏於防範;及至九一一,情報機關注意力集中反恐,無暇兼顧中國;中國坐大後,懂得利用自己的經濟實力發揮政治影響力,美國仍懵然不知。

文章最能表現中國威嚇力是,那些指控學術審查的白種學生和硏究生都不敢具名,怕遭報復(例如,取消護照,上月已有一名清華大學德國學生「踩中學術地雷」,驅逐出境)。不要以為像美國這樣標榜言論自由的國家,白人學者會積極捍衛學術自由。實情是,他們也有份協助學術審查。文章爆料指出,連著名學府哥倫比亞大學在北京的全球中心也因怕開罪中國官員,在二零一五年取消了幾次演講。亦有些已取得終身聘用的教授願意修改論文,符合中國要求,而以「禮節需要」合理化之。

文章特別提到,有一招北京常用來威嚇外國學者,是指其言論或研究「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例如臺灣的政治地位(文章在表述這個問題也十分小心,原文是「自我管治的臺灣,中國聲稱為其省份之一」)。

中國威嚇美國學界的手段層出不窮,其中一種是和以中國和美國學術機構結盟、合作,而以其在中國的附屬組織作「人質」,美方為怕這些「人質」遭報復,於是屈服。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孔子學院」之類的打著學術、文化幌子的滲透組織。

文章擔心,大量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被誘使擔任搜集情報及監控工作,而其監控對象不止於中國同學,甚至有白人學生及教授。文章推論,一旦中國控制整個美國中國學術研究領域,日後就可以影響華府對華政策的方向。

《新共和國》文章是否危言聳聽,抑或是為特朗普圍堵中國、遏制中國崛起的政策作輿論導向,讀者可自行判斷。不過,若細心留意香港所有大學近年的變化,大概不難找出答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