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有一部名為《陽光燦爛的日子》的中國電影,講述文化大革命時北京青年的「混街」日子,導演是姜文(順帶一提,姜文新作《邪不壓正》改編自張北海的小説,近日在香港公映)。與之前另外兩部以文革「傷痕」為主題的電影:《再見中國》(唐書璇,香港)和《皇天后土》(白景瑞,臺灣)相比,在《陽光》裏的文革不是遮天蔽日的悲劇時代,而是充滿青春氣息的浪漫日子。姜文生於一九六三年,要説文革親身經歷還遲了好幾年。至於曾在文革現場,現在變成國家領導人的「紅衞兵一代」,對於那段瘋狂日子的回憶,其實不是一個學術問題,而是一個活生生的政治問題,預示中國將往何處去。這個問題現在有了初歩答案:今年九月九日,毛澤東死忌四十二周年,中國網友發現,新出版的歷史教科書,刪去對毛澤東和文革負面評價,改稱文革為「艱辛探索」。換言之,這是中國官方準備為文革全面翻案的先兆。

據《美國之音》報道,這本歷史教科書原本內容是:「20世紀60年代,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為了防止資本主義服辟,他决定發動『文化大革命』」。新版刪去「錯誤地」這個副詞,改為「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服辟的危險。為此他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想通過發動『文化大革命』來防止資本主義服辟。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全面發動起來」。自八十年代中以來,中國官方對文革的定性是「十年浩劫」,現在「浩劫」變成「探索」。

新聞值得關注的地方有兩點:首先,現政權在教科書中修改對文革的評價早於今年初已在網上流傳,媒體亦有報道。只是官方對輿論批評不予正面回應,而且當時涉事的教科書遲遲未送出。整個過程是偷偷摸摸,不見得光,相信曾遇一定阻力;第二,抬出了「階級鬥爭為綱」這句話。雖然內文沒有評論「階級鬥爭」是對或錯,但在資本家也可以加入共産黨的年代,這句話在敎科書出現,政治意義非比尋常。

以較嚴謹的學術態度分析教科書內文,兩種內容均有嚴重缺陷。新版固然狗屁不通,舊版説毛澤東决定發動文革是為了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實際上是曲線為他辯護,即是説毛澤東主觀地以為資本主義有可能在中國復辟,是認識錯誤。事實是,毛澤東、四人幫、林彪等人都很清楚,根本沒有甚麼資本主義服辟,這不過是為個人權力鬥爭而堆砌出來的罪狀,強加於被鬥爭對象身上。

明白了以上這一點,也可以明白習近平為何處心積慮為文革翻案。他的目的正如毛澤東一樣,是要藉著一套意識形態理論,包裝權力鬥爭的內核。因此,不要以為「階級鬥爭」一詞出現於歷史教科書只是歷史名詞。我敢預言,一旦時機成熟,這句話將會重臨政治舞台,變成打壓人民,攻擊政治對手的武器。

對於現正掌權和曾經掌權的紅衞兵,如習近平或薄熙來,文革是「陽光燦爛的日子」。問題是,天無二日,紅太陽永遠只有一個,因此,一人獨裁是必然選擇。預祝習主席「萬壽無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