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國經濟大受打擊,而聲名狼藉的P2P網貸平台則首當其衝,四千多家P2P相繼倒閉,走佬的走佬,清盤的清盤,多少人民的畢生積蓄,瞬間化為鳥有。

這批成千上萬的金融難民,畢生受黨國教育洗腦,還道國家當真愛民如子,為官的都是百姓父母官,年僅三十一的女子王倩,毅然與百多名苦主一同上街維權,卻被數百公安粗暴毆打驅趕。愛國心是她生命的脊柱,一棍一棍,敲破了皮肉,更敲碎了她的心。她投注了一生的積蓄於P2P,投放了一生的感情於國家。此刻,她甚麼都失去了。絕望的王倩,留下遺書自殺。

死前沒有自由,在中國是常態,豈料死後的王倩亦沒有自由,遺體被當局強行火化,父母被官方控制,多名親屬的電話亦無法接通,連她的名字「王倩」,也成為了網路敏感詞。

以下摘錄自王倩遺書,字字看來皆是血:

「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還年輕能賺能活下去,但是這口氣實在受不了,這個國家太令人失望。錢被詐騙,立案一個月,一點進展沒有……因為我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是愛國愛黨,有極高的集體榮譽感,一下三觀全毀了,我沒有力量跟他們抗爭,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人民的名義在哪裏?」

一石激起千重浪,國家無保障,上訴亦無門,中國網民不禁撫心自問:

愛國愛黨,錯了嗎?

相信大部分讀者,都會嘲笑,當然是錯的呀。共產黨就是一個劣跡斑斑的壞男人,自投羅網,當然是愚行。

然而,真愛是沒有對錯的,因為真正的愛是不求回報,有如信仰一樣。齊克果亦只會說,面對深淵,只有盲目的信仰一躍,方可尋得人生至理。何況,當這種愛是植根於扭曲的環境之下,並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更是令人難以苛責。

香港網民常說,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然而,當你親讀王倩的遺書,憐憫之心卻是油然而生。她這一生都活在紅色的圍牆內,人的價值觀和思想大致都基於社會的影響而內化。若果可以選擇輪迴之地,又豈有人自願選擇出生於中國?她沒有選擇世界的機會,亦沒有接觸外界的幸運。

她的情,她的愛,與及她的國,在公安的棒下碎裂成灰。多年的洗腦教育,她是真心相信國家與她是兩情相悅的良緣。當年的楊開慧,怕且也是這般愛著毛澤東吧。縱使毛澤東再沒有回來見她那麼一面,甚至當年老毛攻打長沙,亦沒有通知楊開慧先行撤離,楊開慧依是如此說著: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情痴固然愚昧,亦有動人之處,楊開慧與王倩,還有盧慕貞、陳粹芬、毛福梅等,千紅一哭,萬艷同悲,依是殊途同歸。生於中國的女人,甚或是生於中國的人,總是命苦的。

筆者並非左膠,亦不會說甚麼十四億中國人當中總有好人的廢話。只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錯愛與痛愛,總令人心生憐憫。最錯的,是那負了千千萬萬人民的負心之國。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