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出自北宋時代名臣范仲淹的《靈烏賦》。范仲淹生性耿直,看到朝政腐敗,義正詞嚴,提出建言,因而得罪權貴被貶官。詩友梅堯臣寫了一首《靈烏賦》告誡他說:你在朝中屢次直言,都被當做是烏鴉不祥的叫聲,願你此後應學鳳凰報喜之鳴,而不要像烏鴉那樣報凶訊而「招唾罵於里閭。」剛直不阿的范仲淹立即用同樣題目《靈烏賦》回應梅堯臣:烏鴉縱使因報凶而使自己折翼、被烹,但也不願隱瞞凶訊而給人帶來災禍,牠是「憂於未形,恐於未熾」,(即在災禍未成形時就表示憂慮,烈火未熾時就表示恐懼),所以牠要「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范仲淹以此表達了寧願為蒼生百姓仗義執言,並因此被陷害而死,也不沈默無語,茍且偷生。

范文正公在《靈烏賦》中的「憂於未形,恐於未熾」精神,在十年後作《岳陽樓記》時得以充分發揮成為千古流傳的的一段文字:「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譯成的話就是:「唉!我曾經探討古代仁者的心思,和遷客、騷人兩者的行徑有所不同,是怎樣的呢?不因身外之物而高興,不因個人遭遇而悲傷。身居朝廷高位,就憂慮他的人民,身處民間,就憂慮他的國君。正是進也憂慮,退也憂慮;這樣的話那要到什麼時候才快樂呢?他一定說:『在天下人還沒憂慮之前就先憂慮,在天下人都快樂之後才快樂』吧!啊,如果沒有這種人,我要去跟從誰人呢!」

韓愈《送孟東野序》:「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草木之無聲,風撓之鳴。水之無聲,風蕩之鳴。其躍也,或激之;其趨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無聲,或擊之鳴。人之於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後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懷,凡出乎口而為聲者,其皆有弗平者乎!」

草、木、水、金、石都要求一個「平」字,「不平則鳴」,更何況是人呢?

今天的香港已經陷入一個「萬馬齊喑究可哀」的困局,就是因為從政者缺乏「憂於未形,恐於未熾」的精神,知識分子也沒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勇氣!如果人人都可以「不平則鳴」,敢於發聲,撥亂反正,香港必定能夠重見光明!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