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沐猴而冠」。

「沐猴而冠」四字的出處是《漢·司馬遷·史記·卷七·項羽本紀第七》:「人或說項王曰:『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霸。』項王見秦宮皆以燒殘破,又心懷思欲東歸,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說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項王聞之,烹說者。」

這個歷史故事是說:秦朝末年,領導諸侯起而抗秦的項羽,勇敢善戰,很快便將秦國的軍隊瓦解了。後來他親自帶兵進入咸陽,把已經投降了的秦皇帝子嬰殺了,把秦國的皇宮放火燒掉,燒了三個月,火還沒全熄。又搜刮擄掠了大量的秦國財寶及婦女,凖備東歸彭城。這時有個人向他獻計說:「關中之地形勢險要土地肥沃,可以建都成霸業。」項羽一看宮殿已經燒毀殘破,心中懷念故鄉,就說:「一個人發達富貴了而不回家鄉去,就好像穿一件錦繡衣服,夜晚出游,誰能知道他的富貴呢?」那個獻計的人出去批評項羽說:「怪不得人家都說楚國人只是戴帽子的猴子,真是不錯啊!」誰知這句話被項羽知道了,聽說那人在背后譏笑他,立刻把那人抓來,活活將他扔在油鍋里烹死。

沐猴,即獼猴。「沐猴而冠」指獼猴性急躁,不能像人般久著冠帶。後來用來譏笑徒具儀表,沒有內涵,淺薄無知,品格低下的人。也可以比喻徒具衣冠而毫無人性的者,即「衣冠禽獸」也。這個常用成語有時會用來諷刺投靠惡勢力,竊據權位的人。「沐猴而冠」亦作「木猴而冠」、「沐猴冠冕」、「沐猴衣冠」。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一年來,有權有勢騎在港人頭上,多屬「沐猴而冠」之輩。這些無才無德的人位居要津,而且倒行逆施,禍港殃民,令到香港不斷向下沉淪!即以最近港鐵沙中線爆發「骨牌式」安全危機,紅磡站「剪筋」醜聞未了,土瓜灣站被揭削薄鋼筋牆,會展站又被踢爆少放工字鐵,隨時有牆塌人亡之危,真是匪夷所思。沙中線是本港首條千億鐵路,不但工程延誤超支,即將落成之際又接二連三被揭發「豆腐渣」工程醜聞,特區政府與港鐵互相推卸責任,「沐猴而冠」即「衣冠禽獸」的運房局長陳帆、年薪逾千萬港元的港鐵行政總裁梁國權二人,竊據權位,不需掛冠,繼續發財!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