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眠。不是住所擋不住超級颱風的吹襲,而是風力實在太強勁,整晚風聲怒號,令人難以入睡。山竹的確名不虛傳。面對這個塲面,明代東林黨人顧憲成一句上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此刻當有深刻感受,至於下聯「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則自覺力有不逮,頂多關心一下身邊的人和事,能夠盡一分生去改變些少,於願足矣。幸好現在香港是石屎森林,杜甫所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那份感慨,以前住過木屋區的上年紀一代港人當然心同感受,今日即使是超級颱風,大部分九七前建築物及基建施工質素較佳,通訊、電力、食水供應相對穩定,傷亡數字總比周邊地區低,不是特區政府的功勞,而是港英殖民地政府留給港人的寶貴資產。

昨晚(九月十六日)沿太子道、旺角所見,颱風過後,雖未至於滿目瘡痍,但水浸,樹木倒塌、折斷,雜物橫飛阻塞道路,彼彼皆是,看來清潔工人早上趕工也未能全數清除,早上繁忙時間交通必然大混亂。至於元朗區,杏花邨一帶,聞説停水、停電,部分地區居民還有相當多的災後工作要面對。既然全港學校周一停課,政府為何不索性宣布額外一日(或半日)公衆假期?特首林鄭月娥呼籲,私人機構僱主「體諒僱員恢復上班後或遇困難,彈性處理僱員復工情況」,又是説了等於沒説的官腔。説到底,又是李氏力場的效應。其實,這個政府能稍稍將「體諒」的焦點從僱主轉移到打工仔身上,小市民已經感恩不盡。

至於民主黨的黃碧雲在網上自吹自擂,説「教育局已接民主黨建議,宣布明天(星期一)全港學校停課一日」,更屬貽笑大方。「成功爭取XXX」已不限於建制派的技倆,泛民也不甘示弱,蛇齋餅糭等全套學足。香港現在危機處處:國歌法、二十三條立法、一地兩檢、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泛民諸君何不在以上方面多點著力,才向選民邀功?

山竹雖過,但留給港人思考的問題也不少。超級颱風吹向內陸,直撲陽江、台山一帶。距離香港只有二百二十公里的陽江核電廠會否暫時停止運作,禦風措施是否足夠,香港傳媒即使追問,也未必得到真實答案。萬一核電廠出現事故,當地及特區政府的如何應變,港人從來都蒙在鼓裏。犬儒一點看,可能根本就沒有應變措施。一個距離這麼近的核電廠,如果變成計時炸彈,要疏散本來就不可能。既然如此,唯有「睇唔到當冇事」。

眼光再放遠一點,這二十多年來,颱風襲港的威力愈來愈弱,港人在這方面的防禦意識一直下降,所以會出現在掛起風球時到海邊觀浪、追浪,甚至行山的集體活動,但山竹的出現告訴我們,這些日子快過去了。全球暖化加劇,許多實際效應在我們身邊發生,只是香港比日本和臺灣好彩,沒有地震的擔憂。

山竹之後會不會有更強力的颱風,在明年或之後襲港?只要看一看世界其他地區的情況,也可知答案。太平洋海水温度不斷上升,生態災難早已顯現,但對人類最大的威脅還在於風災和雨災,如果再加上當地政府處理不善,禍害更大。很可惜,大部分香港人對這個威脅完全缺乏警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