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調查報道的資深記者都懂得一個寶訓,就是FOLLOW THE MONEY。知道錢的來源、走向,你就瞭解很多國際問題的本質和真相,和你日常所從傳媒得到的資訊原來大相逕庭。知易行難,尤其是追踪地下資金的記者,每每招致殺身之禍。去年十月被汽車炸彈暗殺的著名馬爾他女記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是近期的轟動例子。歐盟各國齊聲譴責命案之餘,更聲言全力輯兇,但案情一年來毫無寸進,箇中原因路人皆知,只是無人敢説。另外,美國《華爾街日報》九月二十五日報道,美中關係陷於冰點,中國政府拒絕美國兩棲攻擊艦黃蜂號訪港之餘,亦取消原定的美中高級別海軍會議。事件的觸發點是美國政府動用「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簡稱CAATSA),制裁解放軍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中將。如果從FOLLOW THE MONEY的角度分析,華府這一步的政治意味就值得重視了。

事情的背景如下:美國國會去年七月通過「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原本用意是針對伊朗、俄羅斯及北韓,而非中國(當時還未出現貿易戰)。不過,中國在二零一四年與俄國協議,購買俄製S-400防空飛彈系統,由於種種原因,這批地對空飛彈至近期才進入部署階段。軍事分析家認為,這套系統可應用於臺海。據美國《華盛頓觀察家報》今年四月二十二日報道,美國國務院當時對於是否動用有關法例懲罰中國官員猶豫未决。直到九月二十日美國政府才公布制裁負責購買裝備的李尚福中將。更重要的是,美國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宣布再向臺售武,雖然數值只有三億多美元,但無論時間和手法,很明顯用意是刺激北京。難怪美國戰艦被拒訪港。

北京反應激烈在意料之中,原因是這次制裁形式與以往不同,對象是個別官員及其親屬,重點是凍結其在美國資產,禁止他們入境。日前香港傳媒均指出,這種制裁比關税及禁運更有力,皆因能直接打擊中國高幹,特別是紅二代的核心利益(李尚福是中共元老李紹珠中將的兒子)。

其實這個問題還可以再看深入一點:中國貪官的錢不能存在國內,一旦抄家甚麼都沒有,最保險的方法是走出去,美國、澳洲、英國、瑞士都是好選擇,資產的分布以現金、房地產、黃金為主,但要走路時總是以美元最方便,人民幣最危險。這些資產當然不會以其個人名義擁有,而是分散給信得過,早已移居海外的親朋戚友。問題是,美國的情報機關是否早已就有關中國高幹/紅二代的關係網建立了資料數據庫?還是在今年才起步?它們估計中國官員在美國的資産總何?是否也追踪在美國以外的資産資料,會否在適當時間放些料給傳媒?以上問題的答案,大家都不會在報章、雜誌、網站上看到,但其他國家的情報組織,例如英國的軍情六處,以色列的莫薩德等都很興趣知道。

面對特朗普一浪又一浪的攻勢,習近平必須忍,時間總在習那一邊。特朗普能否完成今屆任期也是疑問,習近平則可以做一世國家領導人。如果長命百歲,至少還有三十年可享受。挺過了這關,盡是海闊天空。至於紅二代,緊跟習之餘,又必須盡量利用香港作為資金轉移站的優勢,保護自身利益及安全,所以一定會全力支持永續《美國-香港政策法》啊。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