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習近平雖被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評其文化水平僅達小學程度,沒有看過紅樓夢亦是自然,但總聽過這開首的名句吧。

姑勿論習總本人,中共的統治方針,卻與「假作真時真亦假」此句異常契合。本應是唯物主義的共產黨,卻以唯心主義的角度,創造出虛妄的真象。事無大小,多少辛酸多少淚,只要封鎖消息,堅決否認,民眾不知道,就等於沒有發生過。

香港高鐵超支多年,近日總算通車,不禁令人憶起二零一一年的溫州動車追撞事件,當時滿地屍骸,中共的第一步卻是毀屍滅跡,封殺報導,意圖掩埋真相。Touch Wood,日後香港高鐵發生意外,難保林鄭為首的一眾港共官員,一句沒事兒沒事兒帶過,意外就像沒有發生了。筆者絕不是危言聳聽,早前沙中線工程造成的多處沉降,港鐵及其最大股東港府均無主動通報,龍鼓灘發電廠擴建出現沉降超標,屋宇署卻同意放寬停工指標。沒事兒沒事兒。

又例如中共大規模抓捕新疆穆斯林,並將其困於猶如集中營的「再教育營」,已獲國際人權組織以至聯合國認證為事實,中共外交部亦只是上一句反對干涉內政,下一句敦促放棄偏見,就是沒事兒沒事兒了。難怪從前亦有學者聲猶太集中營從不存在,亦有人堅稱六四並沒有屠殺。我心不信,則在我之世界中不存在。心外無理,心外無物,心中有中國強大之影,現實也必是中國強盛之世;眼中無中國卑劣之行,現實也必是中國只行正大光明之事。

騙過了民眾,更要騙自己,這才是說謊的極致。要求外國航空公司在香港及台灣前加上中國二字,強迫中國天主教及伊斯蘭教徒棄教投共,甚或低能至於中國好聲音節目中屏蔽西方名曲Five Hundred Miles中的Lord字眼。語言是思想的載體,中共操弄思想領域,怕且習總真的成神,與耶和華並列了,說了是中國台灣,台灣就是中國的了。說著說著,他們自己也信了,胡鞍鋼之流也跟著說中國已經超英趕美,儼然是世界霸權了。

騙到極致,卻仍是不心安。彷如英國劇集【黑鏡】,中共近年建構「社會信用系統」,根據國民的行為給予評分,藉著「社會計分卡」進行全天候監控,計劃於二零二零年進行。Big China is watching you。

超現實,魔幻寫實,縱是卡夫卡與馬奎斯,亦難以寫出如斯荒謬卻又寫實之地獄幻境。或許只有奧威爾的真理部,方可符合現時中國的異象。不過現今已是二零一八,距離一九八四足足三十四年了。

活在地獄的人,也是習慣了。臉容都波瀾不驚,甚至看見有人終究是抵不住鬼國的壓抑,拿出長刀斬人了(近來發生於中國的斬人案件特別多),骨頭與血肉別扭的踫撞之間,他們還是呆呆的站在一邊旁觀,彷似不正常的才是日常。

退一百萬步,就當鬼國的經濟飛躍是一種成功吧。偽造數據,濫興基建,建造鬼城,經濟成長一如中秋明月,縱有不合避免的collateral damage,總的來說中國已是開花結果,花好月圓。豈知,卻是開到荼蘼花事了。一個貿易戰,摧枯拉朽,原來一切全是鏡花水月。共黨技窮,唯有打打嘴炮,騙騙民眾小粉紅,重歸陽明心學,爾未看花,則此花與爾心同歸於寂,心中無花,又何來花落?

嘲笑中國人的愚昧且甘心受騙,亦是常事。然香港的冷漠與無知,也是另一種魔幻寫實。上水以北的深淵近在咫尺,他們無動於衷。即使是身旁的荒謬,即使是崩壞中的結構,港豬依舊生活於自在的平行時空,守護平凡的幸福。

別的不說,最近香港民族黨被禁,連言論和結社自由也沒有了。以前我們擔心年青人被誘騙做黑社會,現在我們害怕政權用一句說話將你打成黑社會。核心價值?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Over my dead body?

言語就像風。

一七年習近平訪港,問了一句: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嗎?他會否自問,這是真正的中國崛起嗎?這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天堂嗎?

當然不會。

因為他知道,這地方的人民,大都是甘心受騙的一群。虛象的格局,若無人說破,或只是敢怒不敢言,則海市蜃樓亦與真實無異,部分港豬更是對中國崛起的形象深信不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然而在港豬眼中,這裡根本沒有危險,只有中共和習帝的新衣。

若是既得利益者,噤聲不語,亦於情理之中。身於外圈的我們,則只需釐清幾個基本概念,即可看透中共的新衣:

一. 香港之所以表面上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是因為貿易和洗錢,絕不是血濃與水、大中華意義、回歸母親懷抱。
二. 香港的政客,不論建制泛民,其利益絕對不會與民眾相同。建制求財,泛民求財更求名,中共繼續存在,泛民方可永續反對。
三. 中共的一切行動如建設、經濟發展、打貪,目的只有兩個:利益分配和走資。亦即於分贓同時將利益輸出國外,同時這種政治分贓制度已是根深柢固,無法避免。外強中乾,亦源於此。

牢記以上三個概念,足矣。

史不絕書 : 中共與習帝的新衣 ( 史迪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