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戒急用忍」。

日前我寫了一篇評論台灣當局的兩岸政策的文章,題目是《由戒急用忍到戒慎恐懼到結盟抗中》,我的看法是:兩岸關係由「冷戰」到「冷和」到「冷對抗」,固然與兩岸的意識形態分歧、制度差異有關,主要還是受波譎雲詭的國際關係因素的影響。台灣海峽兩岸民間交流以至官方互動,在民進黨政府而言一直都是「戒慎恐懼」的,當然是怕台灣民眾很容易「被統戰」,然後「被統一」,更怕促進兩岸交流會改變島內的政治生態,令民進黨無法長期執政。然而,消極被動的政策在兩岸政治經濟力量的差距不斷擴大的客觀形勢下,很難有所作為,於是便要盱衡世局,主動出擊,開創新局。李登輝一九九六年的「戒急用忍」到二零一六年蔡英文的「戒慎恐懼」,都無法因應國際形勢的急劇變化,特別是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欲惡的變化。所以,必須因應變局,改弦更張,否則連生存都有問題,更遑論發展。

有網友看後要我在本節目講講「戒急用忍」這個四字詞。

「戒急用忍」為倒裝句,用意為「用忍戒急」,「戒急用忍」原是康熙皇帝賜給皇子胤禛(雍正)的座右銘,因為雍正個性喜怒無常、遇事急躁,康熙皇帝期許雍正能控制情緒,用忍耐的態度來戒除急躁的脾氣,必須戒驕戒躁 ,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台灣民眾對「戒急用忍」四字應該很熟悉。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四日,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在「台灣經營者大會」上,提出台灣企業界投資中國大陸應該「戒急用忍」。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又在「國統會」的閉幕典禮上再度強調「戒急用忍、行穩致遠」,是現階段開展兩岸交流的原則。

李登輝為什麼會用「戒急用忍」四字作為當時的「大陸政策」呢?那就要講一個歷史故事。

當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咸豐皇帝逃難到承德避暑山莊,寫下「戒急用忍」四字以明志。在宮殿的另一邊西暖閣,也就是咸豐皇帝被迫簽下《北京條約》的所在,即是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部份由永遠租用改為永久割讓,納入香港殖民地,交由英國管治。據說李登輝主政時代的「陸委會」主委蘇起,曾到承德避暑山莊一遊,看到咸豐皇帝逃難時的「墨寶」,引發靈感,「戒急用忍」便成為台灣兩岸政策的最高指導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