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的世界裡有兩部談性的經典,一部是”玉房秘訣”,一部是”玉房指要”。前者是一部談論男女性生活的奧秘和訣竅的書。作者是張鼎。由於原著已佚失,現在我們只好在日本人丹波康賴在其著作<<醫心方>>所引錄的內容,轉引過來,與大家分享。

作者認為行房時的前奏是十分重要,因此這是協調雙方達到性高潮的重要步驟。作者認為女子在性交前要安定情志,專心致志。這種方式明顯地想把女方的性慾自我控制。作者認為男子的陽具勃起需時,所以女方應輕撫男方的陰部,使其精氣充滿,可是,女方切勿苛索太急,以免男子早瀉而傷及身體。當時人認為男子陽具不應太快外瀉。究竟什麼是最好的時機,就是女性的陰液流出時,與男子的陽具交合,即在潤滑的情況下,男女交合是最好的。若果交合時間不配合,陰液早竭,交合時,正氣虛耗,就很容易感受到風寒等疾病。而且交合時候,男女的精神狀況都應該處於寬容。

唐代社會,妓文化十分流行,科舉士子、朝野官員狎妓的風氣甚盛,因此唐朝婦女對男子的信心都打了折。大家行房時,不期然想起對方的風流韻事,便產生了嫉妒心理,唐代的專家認為帶著嫉妒煩悶的心情行房,會憔悴暴老,這不是最好的結果。<<秘訣>>認為,女子若能使二氣和合,則受孕養胎較為順利,即使不成胎孕,也會使男人的精液成為自己的滋補品,讓它流入百脈,以陽補陰,百病消除,顏色悅澤,肌膚變美麗,延年不老,常如少童。就算從現今醫學角度來看,適當的性生活有助於促進血液循環。

此外,交合的強度和深度都要適當。性交時過份深入則會傷害健康。<<秘訣>>提出了”九淺一深”的交接方法,作者認為陰莖主要當在陰道淺部摩擦,不宜過於深入。因為作者認為陰道淺部是性刺激的敏感區,多摩擦則易生快感和達到性高潮;至於過於深刺則無益有害。<<秘訣>>特別指出如果深入超過七寸(中國尺)—昆石,便會產生疾病。

同時,作者指出兩性交合宜注意時間,醉酒和飽食後不宜有性交;疲勞和情緒不穩定下也不宜。

作者:錢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