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建交在望,中國的宗教自由卻全面萎縮,這本是預計之內,但更令人不安的是,共産黨的魔爪正伸向聖經:據移民美國的中國牧師傅希秋指出,中共計劃以五年時間,「重寫」聖經,使基督教「中國化」。有網友隨即調侃,將來這本中國共產黨編寫的「聖經」,首章「創世紀」第一段很可能是「習近平在太初創造天地…習説:『要有光』就有光」,至於第二十七節關於神創造人的那一條,就會變成:「依照習的形象,習創造了中國人」。以當年蘇聯共產黨之氣焰,尚未有如此荒唐行為,不知耶穌在天之靈,對此有何感想。若從無神論者的角度,馬克思指宗教是羣衆的鴉片,套用這個比喩,即是中國在提供鴉片給人民時,提倡「國貨」,外國鴉片嚴禁入境。既然如此,為何不索性禁止所有非土產宗教?答案是,共産主義精神上徹底破產,所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習近平思想」根本不能為人民信仰真空提供出路,唯有以「中國化基督教」暫時止痛。

對華援助協會創辨人傅希秋牧師九月二十七日在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上指出,北京近年加強對教會思想嵌制,中國三自(自治、自養、自傳)愛國教會及中國基督教協會這兩個官方控制的組織,負責將基督教「中國化」的具體操作,其中一項任務是重新繙譯《舊約》,輔以佛經及儒家經典節錄,重新注釋《新約》,令社會主義理想及中國文化顯得更神聖,目標是將「在中國的基督教」變成「中國基督教」(有中國特色的基督教?)。此外,在敎會歌唱聖詩之前,先要唱「紅歌」歌頌共産黨,十字架兩旁亦要放置毛像及習像。

可以想像,如果以上情况出現的話,將會是一個相當超現實的圖象。莫非共產黨自認比全知全能至善至美的神偉大?毛澤東、習近平可與耶穌平起平坐?「信馬列,得永生」,不知道將來會否出現這句口號?

馬克思鄙視宗教,但共產主義終歸也變成另一種宗教。多年前,我在湖南韶山親眼目覩不少中國人向當地毛澤東燒香膜拜,奉若神靈,差點兒將他視為毛教敎主。只是真正的共産主義信仰已經煙消雲散,連共產人自己也不相信。對於宗教提供的終極關懷,例如,我為何生於世上?人死是否如燈滅?我死後往何處去?如何面對人間生老病死的苦難?信仰唯物主義的共產黨本來對這些問題就交白卷,何況現在是共産信仰徹底破產的年代!

公平點看,《新約》裏耶穌的言行,又的確帶有幾分共産主義的味道,在十九世紀歐洲,亦出現過基督教共産主義。他的一句:「你們當中任何人,如果不向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告別,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加福音,第十四章三十三節),將來官方注釋大可深入發揮。當然,要實踐的話必然只會是平民,而非擁有最多財富的高官。

對於神權和政權的劃界,二千前的耶穌早已洞若觀火。「讓凱撒的歸凱撒,讓上帝的歸上帝」(路加福音,第十九章二十六節)。不知道將來的中國共産黨編譯的「聖經」,這金句會如何注釋?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