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沒有土地問題,只有移民問題。現在要出動「民間特首」劉德華去推銷填海計劃,證明所謂「土地大辯論」、「土地供應公衆諮詢」都是一場戲。特局政府早有定案,不斷輸入中國移民,溝淡香港人。填海所得的土地,要起公屋的話,新移民最快上樓;起豪宅的話,中國大款以現金掃貨。以上的情景不是我的想像,也不是我在挑動所謂的「族群矛盾」,因為它已經在香港出現了。停止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停止所謂「優秀人才」、「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家庭團聚」在大灣區,大幅削減「自由行」,香港取回《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賦予的入境審批權,香港就不會有所謂的「土地問題」和「居住問題」。

稍為動一動腦筋都知道,填不填海,郊野公園、哥爾夫球場是否改為住宅用途並非經濟及社會議題,而是政治問題。既然如此,為何一位年近六十歲的演員還要淌這渾水,引來不少非議。只要看一看范冰冰,你就知道他身不由己,正如多年前他被搶指著頭拍戲一樣。你本人打跛腳唔使憂又如何?一聲「查税」,你遠走高飛,你身邊的朋友,工作團隊可以像你一樣瀟洒嗎?

另一方面,建制要動用名人推銷填海,也證明他們本身沒有足夠的信心和理據去説服港豬。填海起了高樓大廈,人人有屋住,但交通、醫療、教育有相應配套嗎?若不幸入院,你仍要瞓走廊;早上上班、傍晚下班時間,金鐘站仍舊插針不入,甚至更差。肯面對現實的話,你早就要承認:香港的醫療和交通系統已「爆煲」。特區政府心底裏也知道,一旦像二零零三年沙士疫情爆發,整個醫療系統即時崩潰(全球首宗鼠傳人肝炎在香港出現正是警號)。

明白了填海計劃的本質,你也明白為何坐擁以兆計財政儲備的香港特區政府,不能像鄰埠澳門那樣年年派錢,即使派,也要繁複的申請手續,令不少申請者卻歩,原因不外乎預留五千億給填海計劃、數千億給大小白象工程…好彩的話,或許還剩下些,可作防備國際炒家再次狙擊港元之用吧。香港人辛苦賺來的錢,花些少掩眼法,就成為他人口中的肥豬肉,而出謀獻策,付諸行動的正是某些在香港土生土長,靠著香港原有制度才能上位的人。如此行為,稱這些人為「賣港賊」並不為過。

在整件事中最贛𨳊的是黃遠輝。身為土地供應專責主席,搞幾場「公衆論壇」大龍鳳,間或遭人唾駡,黃遠輝還以爲政府會「交足戲」,讓他有機會表演。不過,我也不相信黃遠輝不知北京交下來的人口換血政治任務,只不過,在這政治任務之下,還有填海以外的完成辦法,黃遠輝還以爲林鄭月娥會「聽取公衆意見」,結果是自作多情。

雖然譚耀宗等人不斷向林鄭月娥,要在任期內完成二十三條立法,但從特區政府的表現看來,填海和二十三條立法有不同PRIORITY,以填海為優先。先安置好中國新移民,再由他們送多十個八個建議派入議會,才將二十三條「堂堂正正」地立法,豈不更妙!而且看來這個PRIORITY也得習帝的支持。

對此,我們還是要感恩的。至少,我們還未有像維吾爾族人一樣,被集體遷徙到甘肅集中營。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