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

比起甚麼劉德華推銷填海計劃、范冰冰逃税、九西補選爭拗,美國副總統彭斯昨日(十月四日)在HUDSON INSTITUTE長達半小時就美國對華政策最新狀態的演説,才是真正具爆炸性的新聞。這篇演説全方位攻擊中國,包括北京試圖干預美國選舉及內政,盜取美國科硏技術,恐嚇美國企業,長期對美貿易出超,對內打壓言論自由、踐踏人權,以「貸款陷阱」影響別國內政,在世界不同地區,特別是南中國海,進行軍事擴張。措詞之激烈,言論之火爆,頗有六十年前冷戰高峰的味道。更重要的是,彭斯在演説尾段提出具體措施,顯示美國有决心改變現狀:一)警告谷歌立即停止與華合作的「蜻蜓」計劃(現場即時鼓掌);二)美國新聞界不要恐懼北京壓力,要勇於報道中國真相;三)呼籲所有美國大學及智庫不要接受來自中國不明來歷的資金及贊助。

對於北京領導人,彭斯演説最重要的是就「一中」政策表態與否。盡管彭斯重申,華府無意改變「一中」政策,但同時指臺灣實行民主,是中國未來應走的方向,並強調保衞臺海的决心,可以説是相當接近習近平的紅線。另一方面,彭斯演説尚未觸及香港的最新狀况。執筆之際,還未見北京的初步回應,但估計北京𧗾量各種因素之後,會開動所有官方平台猛烈反擊。

從彭斯講話中可以得知,美中關係急劇惡化的原因,是特朗普認為北京想「美國有另一位總統」,意即要特朗普下台。彭斯列舉《中國日報》上月在美國艾奧華州一份報章刊登四版插頁,批評美國貿易政策,目的是影響共和黨票倉選民意向。他並透露,今年六月,特朗普收到情報指,中國有系統地滲透美國,以不同駐美組識試圖分化(SPLITTING)聯邦政府及州政府的關係。彭斯警告,美國正在形成對華政策新共識,美國選民忠心耿耿,不會為中國所乘。他指由於中國國策近年逆轉,現時對美國的威脅,比俄羅斯還要大。他呼籲北京當局改弦更張,懸崖勒馬,重回美中建交時,改革開放的道路上。

從彭斯的説話可推斷,美中貿易短期內難以改善,甚至有更惡化趨勢。不過,更重要的是,雙方會否有經貿以外的衝突。有消息稱,美國計劃在南中國海及臺灣海峽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這會否觸及習近平的紅線?中方外交上、軍事上如何回應,將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指標。另外,美國十一月六日中期選舉後,共和黨如選舉稍有失利,特朗普會否將責任歸咎於中國,也是决定明年美中關係的重要因素之一。至於美國民主黨是否也認同彭斯所説的「對華政策新共識」,則是未知之數。畢竟,民主黨目前的PRIORITY是在明年初展開彈劾特朗普的運動。

美中會否爆發軍事衝突,目前言之尚早。大國軍事衝突的代價難以估計,稍為理性和負責任的國家領導人都不能像金正恩那樣豪賭。不過,無可否認的是,特朗普和習近平正進入BRINKMANSHIP的階段,經濟及外交方面都會愈趨緊張,其他國家恐怕最終亦要「歸邊」,這是明年全球地緣政治的主要動蕩因素。如果説,北京希望美國出現REGIME CHANGE,華府何嘗不是希望對方也REGIME CHANGE。問題是,角力雙方各自用甚麼方法去達到以上目標。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