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時候,前練馬師吳定強接受星期日明報的訪問。該篇訪問很詳細,但主要是指出現時的練馬手法,為了要馬匹跑快一點,就用了很多「人為因素」去訓練馬匹,令很多馬匹搞到五癆七傷。最後他更指出,如果一個人是「真正愛馬的人,會看馬服役後的餘生」。

 

這篇文章雖然不是我們癲狗日報作者寫的訪問,但好文還是值得和大家分享。馬圈是現實的地方,吳定強這種天然的訓練手法,非常明顯和現今賽馬世界脫節。今時今日你交唔出成績,馬匹俾人拉走已經司空見慣,強如我早前指出的大摩,並難逃和馬主分手的命運。交唔到成績就釘牌拜拜。不過從這篇文章,我覺得各位馬主都是要深思這些馬匹退休後的生活,而且學習何時讓大家的賽駒放低,讓他留一個好回憶俾支持他們的馬迷。

 

上星期澳洲短途馬王「尚多湖」再度試閘不合格,被逼退役。但好老實,這隻馬盛年時已經交足功課,贏出六場一級賽,學尤達師兄話齋試閘唔肯出閘已經表示一個信息,隻馬唔想再跑,但幕後還是要千方百計咁逼佢跑,有些事情連我們這些局外人都看得出牠唔想跑,我不相信幕後會不知道,還是想讓他上陣,明顯是因為其閹馬,搵得幾多錢就幾多錢。而上星期遠征日本的「幸運如意」,在高峰已過的時候遠征,結果在日本就受傷,幸好大難不死。還記得早幾個星期問尤達師兄點睇「幸運如意」,他都是以倒抽一口涼氣的表示「祝佢好運!」,有些事情不必明言,但巳盡在不言中。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好爸爸」已經連贏三次香港一哩錦標,獎金已經贏咗好多,但馬主明顯不肯面對現實,香港退役都不突止,還企圖要他十歲高齡在澳門再上征程,雖然最後沒有成事,但馬主最後還讓「好爸爸」在澳洲上陣,最記得就是要他以十歲高齡力拚當時如日方中的「魚子精華」,最後大敗而回,心內不感心傷。

 

我亦再一次提出,馬圈是現實的地方,用任何「人為的方式」令馬匹跑快兩步,是正常而且是十分普遍的事情。但我只想提出一點,隻馬在盛年為你呢班仆街馬主跑快兩步,幫你哋贏獎金又贏錢又可以叫埋班朋友一齊拉頭馬,咩嘢「飛士」都贏到盡。其實馬主們善待牠們是應有之義,特別係擁有馬王級佳駒的馬主,如果下一世你投胎成為另一隻「幸運如意」、「好爸爸」、「尚多湖」,俾啲馬主咁樣玩法,你又會點?

(鹵味男   5/10/2018)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