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上流傳一張相片,據聞是位於東突厥斯坦(新疆)喀什(Kashgar)機場。有傳,喀什機場為特殊旅客和「移植用器官」開闢了快速登機的通道。

換句話說,中共已在新彊,亦即東突厥地區,以過百萬的維吾爾族人的身軀為祭品,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器官農場。

一個明目張膽、毫不忌諱的人肉農場。

退一步,即使相片為偽造,亦無礙證明中共早已將新彊定位為器官販賣產業的基地。

先不提中共早於新疆以最新科技佈下系統性的天羅地網,猶如黑色科幻劇《黑鏡》,十步一崗哨,百步一監視鏡頭,居民的個人資料及生物識別數據被存儲在龐大的中央數據庫,再分為不同的安全級別,連買把刀都要以二維碼作個人身份登記。早於2017年,已有醫生安華托帝‧博格達(Enver Tohti Bughda),親身作證自己曾受命摘取死刑犯肝、腎等器官。

另外,只要以China Uyghur Organ Trafficking等字詞Google,自會發現大量新聞,提及中國政府亦於去年以維吾爾人為對象,建立起完整的DNA和血型資料庫。報導的,不只大紀元等傳統彼共媒體,而是廣泛地被不同中外媒體揭露。結合近期不斷爆出,9月26日起大規模轉移居新彊穆斯林的消息,以致已受國際認證為事實的維吾爾族集中營新聞,足證中共的目的不單是洗腦與統治,而是更進一步,順道經營器官農場謀利!

如此嚴重,毫無疑問突破道德底線的勾當,在中國卻是正常不過。

集中營,人肉農場。在廿一世紀,這些文字是如此刺眼,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卻是鐵一般的事實。過百萬的性命,淪為既得利益者的人畜。文字中的數字,只是膚淺的表現。「過百萬維吾爾族人飽受壓迫」,看了,讀了,卻又散作過眼雲煙。筆者於現實,亦無能為力,然而,這龐大的犧牲,和世間的輿論相比,區區的反應,當是遠遠不相稱。如米蘭.昆德拉所說,人類的感受性,實在太過淺薄。

東突厥,新彊,一個居住過百萬人的孤島。他們的悲歌只能於互聯網留連一個星期,又驟然逝去。沒有人聽見你的哭喊,是世上最絕望的噩夢。世代傳續的悲歌,無論多苦,也想下一代有改變,這是繁衍的真諦,亦是人類的本能。但身於中國的維吾爾族呢?他們可以存有希望嗎?他們可以寄望下一代有美好的將來嗎?

是的,人類是虛偽的物種。為了存活,我們剝削其他物種,馴化為家畜。然而,虛偽亦有界限:物傷其類。

不論是香港或新彊,我們所能做的,只有寄望更強者大發慈悲,祈求美國作出制裁。這片土地的業,卻只能寄望大洋另一邊為我們而報。愛國?這是國嗎?這合理嗎?那些愛國者,那些愚昧的藍絲與民族盲信者,請看清你們的國,是以怎樣的犧牲去建國?

還有那些抱持「又傾又砌」理念的,以及「不要激嬲共產黨的」,卻無視維吾爾族人以肉身獻出的教訓。他們有俾藉口共產黨嗎?維吾爾族人於天網監視之下無法反抗,那末,香港人呢?擁有議席的所謂反對派呢?2018年將過,泛民到底做過甚麼?票也不投,會也不開,最團結的就是屌9馮儉基,卻連齊聲呼喊一句「結束一黨專政」的勇氣也沒有,這是反對派嗎?你們做過甚麼?

眾目睽睽,卻是張牙舞爪,逆天而行,卻是脫離業報,千萬的血,千萬的淚,卻似無人聽閒,聽者卻無能為力,這是甚麼樣的世道?有如香港,無力者的憤怒只是投向空虛的發洩,坐擁資源的卻是悠然自得,這公道嗎?

天地不仁,只餘下左膠式的銘記,卻是我們唯一可做的。不要忘了維吾爾族人的痛,更不要忘了這是將來香港人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