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PLAN A劉小麗「守護平凡的辛福」到PLAN B李卓人「守護香港人的庫房」,參加九龍西補選的工黨算是有點兒進步了。由一句無厘頭偽文青口號,因應近日政治新形勢,提升到一句較有實質內容的政治口號,博取選民支持。只可惜,這句口號出自在七年前支持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的李卓人,全無説服力。開一張空頭支票,當選後不能兑現,以前可以蒙混過關,欺騙港豬,但在互聯網年代,政客都要為所説過的話,做過的事作好被翻舊賬的準備。面對一場空前規模的搶掠港人積蓄的明日大愚計劃,稍為精明的選民都不會只因一兩句口號就相信泛民政客可以守護香港人的幸福,因為他們已被騙太多次了。你們説「有必死的覺悟」,但選民看到的是,你們怕得要死,連叫一句:「結束一黨專政」也感為難;你們説「守護香港人的庫房」,你們除了口號外,有甚麼具體行動?你們夠膽大鬧立法會,癱瘓議事程序嗎?你們會號召羣衆包圍立法會嗎?你們會集體辭職,與這個荒謬的政治建制一刀兩斷,來一次轟轟烈烈的總决戰嗎?

如果單用守護立法會議事的標準看,現時被指𠝹票、十惡不赦的馮檢基反而較可取,起碼他反對收緊議事規則。翻查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的立法會紀錄,馮檢基有以下的發言:「…2008年的選舉後,立法會的政治光譜已有所改變。當然,毓民等幾位議員把光譜『激』的部分帶到更『激』,但温和的人始終跟以前差不多。光譜是拉濶了…我認為任何的政治發展,光譜必定越拉越闊,而不會越拉越窄」。

他又説:「當他(毓民)第一次擲蕉後,我(馮檢基)在議事廳外對他説:『毓民,不是很嚴重的事情吧,弄致要擲蕉,是過份了。』記得他當時回答我:『唔關你事,我做甚麼事自己負責,有甚麼事,我的選民會告訴我。』我覺得他説得有道理,他的選民讓他加入立法會,如果選民不同意他的行為,自然不會再投票給他…雖然我不同意毓民的做法,我很清楚告訴他不同意他的做法,但我接受他的答案」。

當然,我不會因以上這些話而支持馮檢基,但我更想指出,假如今日李卓人仍有絲毫自尊的話,他看了馮檢基當時的「包容」能不感到羞愧嗎?至於李卓人的黨友何秀蘭,那時是這樣説:「…在修訂這項機構內部的規則時,有一個前提必須格外留意,便是讓議員擁有最大的議政空間。所以馮檢基議員剛才提出的數個例子是正確的」。今天有人説,馮檢基不是泛民,是「鬼」。馮檢基是否在七年前已經是「鬼」,還是因為這場補選才由人被打成「鬼」,讀者心中有數。

由於要保著一個議席,泛民和親泛民的輿論都開了一張根本無法兑現的巨額空頭支票,就是劉小麗或李卓人重返議會,就可以扭轉乾坤,撥亂反正(諷刺的是,假如上述兩人做到,為何馮檢基不能?)客觀現實是,無論李、劉、馮等任何人重返議會都不會改變立法會是橡皮圖章。這裏沒有「關鍵一席」!

這不是失敗主義。守護香港人的幸福,守護香港人的庫房,要靠的是香港的年青人在議會外進行抗爭,而不是一班立法會老油條。至於九龍西補選的結果,WHO CARES?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