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劉小麗上星期接獲選舉主任通知,其參選提名無效。老實說,她被DQ的罪名,無關重要,只要不是弱智,理應知道是次DQ乃政治決定。問題是,泛民陣營的喧囂,再次突顯出這群政工作者的虛偽。

當香港民族黨被政府無理打壓時,商業電台節目主持陳聰,多次於節目及眾新聞之專欄發表意見,例如:

「民族黨的綱領就是要求「香港獨立」,即是要跟中共鬥過,如今,就是你鬥不過中共,這就是事實。」

「針對港獨,既然民族黨開宗明義要香港獨立,那即是向現行政權宣戰,那是一場政治鬥爭,那麼,雖說香港有結社自由,但政治上鬥不過當局,就成王敗寇。

不過,既然當局要打壓港獨,也就希望當局能夠指示清晰,即所謂劃清楚那條紅線。否則,對於本來不支持港獨的人,也可能被劃進紅線,就只會把他們推向更極端。同時,也對執行「扯紅線」的工作人員不公道。」

固然,陳聰不算是傳統泛民中人,然而只要觀察泛民議員回應民族黨事件之言論,即可明白,陳聰的意見和他們如出一轍。言下之意,就是言論自由呀,民主價值呀,其實我們不太重視的,最緊要你畫好條線,我們好跟著照辦,那就相安無事,天下太平,哈哈。

先不論對錯,單從邏輯評斷,若按照他們的論點,不論紅線是否有違言論自由,只要越出紅線即錯誤,那末,以中共/港共的角度,他們認為劉小麗的言行 (不論是否合理推斷)就是突破了紅線,支持港獨的選項在中共眼中,正是「開宗明義要香港獨立,那即是向現行政權宣戰」,既然如此,根據陳聰的說法,「但政治上鬥不過當局,就成王敗寇。」泛民,你們吵甚麼?香港民族黨突破紅線,就關人撚事,到自己支持的人選突破紅線,就斤斤計較,議論紅線的合理性?這合乎邏輯嗎?

從一開始,這條所謂紅線根本不是基於法律,亦不是基於從一而終的原則,只不過是藉口而已。女朋友說你不上進,你還真的以為是你沒有進修,沒有野心嗎?Of Course Not! 從一開始,她已經找了個醫生新歡,在King Size大床上共度春宵,甚麼上進心,根本不是理由,只不過是藉口!今天的紅線是港獨和自決,明天是反對一黨專政,最後就連追求民主也是紅線。到時是否又說成王敗寇?

在規條下的灰色空間遊走,他們真的以為自己是遊刃有餘的韋小寶。別人前仆後繼時,他們就涎著臉道:唉喲,官老爺,這都與我們無關的呵,甚麼梁頌恆游蕙禎梁天琦陳浩天,青天在上,蒼天有眼,我們與他們並無半點瓜葛,至於13+3,看在我們從未明言反共,可否法外開恩呢,嘻嘻,一邊打躬作揖,一邊暗自吐出舌頭扮個鬼臉,自以為這可是身段靈活,看著犯禁者的屍骸舉杯大笑,顧盼自豪的說,我們都是走精面的,一邊反對,一邊溝通,又傾又砌,左右逄源,可聰明呢。如是,怡紅快綠酒半酣,香港卻仍是朱門酒肉臭,路有涷死骨。

甚麼韋小寶,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孔乙己,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自決不能算獨……港獨!……泛民的事,能算獨麼?」直至中共真的DQ了,原來在當權者眼中,民主和港獨根本是同一回事,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兩害取其輕,現在要團結,咪撚出嚟鎅票呀,共產黨最開心。

大約孔乙己,以及泛民,的確死了。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