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殺雞焉用牛刀」。

港共政權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擬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封殺港人集會結社自由,保安局長李家超說仍未作出決定,會給予香港民族黨廿一日時間作書面申述。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對政府的做法表示震驚,認為完全沒有必要,政府不應在目前香港氣氛相對和諧下,製造事端,助長港獨議題。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完全不認同民族黨的主張,但認為政府「殺雞焉用牛刀」。議會陣線毛孟靜形容政府做法是「用大炮射隻蚊」,只會令港獨討論更熱烈。

「殺雞焉用牛刀」原作「割雞焉用牛刀」。這個成語,出自《論語·陽貨篇》,又見於《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這個故事就是說:春秋時代末期吳國人言偃,字子游,是孔子的學生,以文學著稱。他在擔任魯國武城首長時,用禮樂教化百姓。有一天,孔子到武城,聽到武城一片弦樂歌聲,便微微笑說:「割雞何必用宰牛的刀」,即是調侃子游,治理武城這麼一個小地方,還須大費周章地動用禮樂教化嗎?子游便引用孔子以前講過的話來反駁他:「以前我聽老師講過,君子學了禮樂就能相親相愛,小人學了禮樂就易於驅使。我照你的話去做,為什麼又取笑我?」孔夫子聽了子游的話,連忙改口對身旁的弟子說:「子游這話講得對,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

香港民族黨將被查封,泛民政客不但沒有表現物傷其類、哀矜勿喜之情,反而迅速割席,甚至落井下石。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用「殺雞焉用牛刀」來形容港共政權打壓集會結社自由,固然是比擬不倫,引喻失義,而且更讓人覺得他也贊成「殺」香港民族黨,但不需要用「刀」(社團條例);至於毛孟靜形容政府做法是「用大炮射隻蚊」,只會令港獨討論更熱烈,真是語無倫次。不過,她這種歪理,亦凸顯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為港共政權「坐大港獨」而擔憂的態度!

港共政權引用社團條例惡法查封一個論政團體,這是集會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大是大非」問題,泛民主派恐共成病,維穩成癖,沒有仗義執言,只有迅速割席,真是其心可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