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選近期真正重要的新聞,九西補選固然不算,甚至明日大愚人工島計劃也不是,而是美中關係的走向。美中貿易戰對香港的具體影響將會在明年初浮現,這是香港人必須正視的趨勢。自美國副總統彭斯十月四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反華演説後,美國高層官員陸續在貿易、軍事方面表現強硬態度,現在只差總統特朗普本人是否作最後表態而已,而特習兩人在年底G20峯會是否會面,會面氣氛如何,也是兩國關係會否持續惡化的一個重要指標。若美中關係惡化,美國向所有中國貨品徵收關税外,更值得注意的是,兩國會否爆發區域性軍事衝突?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保頓日前聲言,美國不承認中國在南中國海建築人工島的合法性,而且暗示會聯合英國及澳洲在該海域抗衡中國。若要回答以上問題,我們首先要問:為何中國變成美國的首要敵人?

問題的答案可在著名美國科技雜誌WIRED十月十一日一篇名為:「美國如何利用一個中國間諜強制中國停止盜竊行為」的文章中找到。這篇文章的結論是中國能以極短時間躋身世界先進經濟,靠的主要是盜竊其他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先進技術,而且這是長時間、全方位的國家行為,並非個別企業的商業競爭手法。文章舉出一個發生在二零一二年的重大軍事技術盜竊事件作為例證:美國聯邦調查局經過長時間調查,發現中國黑客及加拿大華裔商人蘇斌成功竊取美國最先進的軍用運輸機C-17整套生産藍圖,令中國可以複製成為國産「運-20」(代號鯤鵬)軍用運輸機(及後其他美國傳媒發現,蘇斌也盜竊美國最新型戰機資料)。至二零一四年中,加拿大本應按美國要求引渡到美國受審,但此時中國使出了殺手鐧,以間諜罪名拘捕一對在中朝邊境丹東地區當義工的加拿大人加烈特夫婦。換言之,後者無端成為蘇斌案的人質!事件的結果是,蘇斌自願到美國受審,獲輕判約四年刑期,罰款一萬美元,去年十月刑滿出獄;至於加烈特夫婦各自被監禁年多及兩年,亦已返回加拿大,但對中國並無怨言。

這篇報道還指出,美國及其他企業對於中國大規模、系統性侵犯知識産權敢怒不敢言,有些甚至將之合理化,背後原因是幻想中國有日真的開放市場,也懼怕北京報復。

讀完這篇文章後,本欄標題不應再是「為何中國變成美國的首要敵人」,而是「為何美國遲到二零一八年才向中國還撃」。我的意思是,以中國的猖狂做法,比諸俄羅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不是美國歷任總統的懦弱和遲鈍,這場貿易戰早就應發生了。當然,美國及其西方國家也有投鼠忌器的心態,皆因以加烈特夫婦為例,中國手上有不少人質可作討價還價的籌碼。只是到特朗普上台,他和其他鷹派看來都不吃這一套。他們也深深明白,若任由中國盜竊美國及西方國家先進科技的情況再繼續下去,整個西方陣營的國家安全將成疑。

文章另有一個細節,香港讀者不應忽略,就是蘇斌交收秘密文件及檔案的地方是香港及澳門。這也顯示了一國兩制不能走樣的重要政治原因。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