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惡法」。

港共政權引用惡法《社團條例》第八條,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將會查禁論政團體「香港民族黨」,當有關禁令在憲報刊登後,「香港民族黨」便成為首個被惡法定性為「非法社團」的民間團體。

港共政權肆無忌憚,打壓港人集會結社自由,妨害人權,破壞香港的安定繁榮的倒行逆施,稍有良知的香港人都必須站出來,聲討以林鄭月娥為首,殘民以逞的政權。

《社團條例》在港英時代已經是一條違反人權的惡法,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前,中共通過一個非法僭建的臨時立法會,還原部份在彭定康任總督時代修改的殖民地惡法,包括原本已取消的社團註冊制度,並在《社團條例》中加入「國家安全」的概念,把一條原本對付三合會組織的法例,修改成為也可把「政治團體」定性為「非法社團」,打壓結社自由的惡法。

有人認為,除了《社團條例》,特區政府手上還有《立法會條例》、《公安條例》以及《刑事罪行條例》等惡法,可以用來彌補欠缺《基本法廿三條》的真空,就算沒有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亦有足夠的武器來對付異見者。但我的看法法是,如果港共政權今次查禁「香港民族黨」惡行得逞,港人繼續沉默,《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還會遠嗎?

《基本法二十三條》一直是港人頭上一把刀,對於港共政權來說,亦有「馴服」抗爭的「緊箍咒」作用,二零零二年九月廿四日,特區政府頒佈了《實施基本法第廿三條諮詢文件》,準備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

《基本法第廿三條》全文如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根據諮詢文件,有關法例的修訂會把當時分散於《香港法例》內多項相關的條文抽出集中,並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根據《基本法》所規定,條文包括「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五項罪行。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七月六日晚上,自由黨表示反對如期二讀《國家安全法》,主席田北俊向行政長官董建華提出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由於自由黨反對,法案必定不夠票如期通過,特區政府乃於七月七日凌晨發表聲明,接受田北俊辭職,並宣佈押後立法。九月五日,董建華宣佈撤回《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承諾先搞好經濟,並會再次充份諮詢市民,達到共識後才再立法,重申沒有立法時間表。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港人上街反惡法,群情洶湧,波瀾壯闊,十五年前這一頁推倒惡法的歷史,難道對當下的香港人沒有任何啟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