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開通前夕,習近平周一(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南巡」廣東。同日上午,他出席中國工會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會議循例宣傳工人階級歷史使命的「黨八股」。同日,喉舌機關新華社發表擦鞋文章,總結習近平上台後「對工人階級和工會工作的重視…而且關注勞動者的權益保障問題」云云。可是習總和他的幕僚不會不知道,港珠澳大橋香港段興建期間,一共奪去十名工人性命,逾六百工傷,而當中有不少工業意外原是可以避免的;港珠澳大橋中國段的工業意外造成的工人死傷數目則無從稽考。當香港工業傷亡權益會上周促進特區政府為殉職工人豎立紀念碑時,運房局局長陳帆又是支吾以對。

如果北京當局真的如上述新華社擦鞋文章所言:「關注勞動者的權益保障」,這條「奈何橋」的工業安全就應做得較好,死傷工人得到相應的關懷和尊重,而不是現時官方的冷漠!至於紀念碑,只要習總一聲令下,特區狗官立即照辦。熟悉共産黨歷史的人都知道,共産黨講一套做一套,最不尊重的就是工人無産階級,因此港珠澳大橋死傷工人被遺忘當然不難理解。

港珠澳大橋號稱當今全球最長跨海大橋,本來應是中國向外炫燿的面子工程,連外國傳媒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也詳細報道,但奇在整個開通儀式,事前有甚麼領導人出席、下塌之處、行程全部高度保密,連參加儀式的特區政府高官也蒙在鼓裏。最好笑的是,連一個與政治扯不上關係的香港劇場編劇甄拔濤參加學術會議也被澳門拒諸門外(驚佢去示威?),簡直莫明其妙。

照理領導人應該利用這個大好機會,即使做戲也好,搞些公關工作,表現親民作風。現在整個通車儀式近乎國家高度機密,反而把大橋的關注轉移到習近平個人身上。保安工作做得如此緊張兮兮,不會是怕有人計劃暗殺他吧!

這也反映了當前中國政局的詭異。自十九大至今,已先後有多名中國高官自殺(被自殺)。最尶尬的是,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竟然在上周六(十月二十日)晚上跳樓身亡,而官方又在翌日解釋鄭患上抑鬱症。即使有嚴重抑鬱,以共産黨的紀律和修養,起碼都要等到習總完成巡視之後才自殺。以共産黨以前説法是「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這句話針對高崗而説的,他是習近平父親習仲勛的好友)。在習總巡幸珠海前兩天離奇自殺,是不是有人怕今上「查數」要先行㓕口?對於這種疑問,以目前的政治氣氛,澳門各界都只能諱莫如深。

習總南巡,官方宣傳説,是適值中國改革開放實行四十周年,在開放政策的發源地廣東省,向外界釋放第二次改革訊號。記得鄧小平一九九二年南巡,並發表講話,警告:「誰不改革,誰就下台」,扭轉了經濟政策逆轉的趨勢。諷刺的是,現時「國進民退」、「自力更生」、「大國崛起」等得到官方認可的思潮,無論是經濟抑或是外交政策都與鄧小平所倡議的背道而馳。此時習總南廵,雖不至於東施效顰,頂多是回應美國近期有關中國逆轉改革開放根本政策的指控的一種姿態而已。

問題是,習近平近年所做一切,例如打壓宗教,針對民企,嚴厲言論審查等都是毛澤東文革時代的翻版,單憑一兩次巡視或喊幾句口號,就能説服外界中國不是在走回頭路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