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

香港特別行政區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前民主黨中常委,號稱IQ160(即IQ爆棚)的羅致光在其網誌批評,不少時事評論喜歡誇大數字,有刻意,惡意,甚至創意。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羅致光作出以上評論,當然不是針對傳媒評論,或者網上KOL。虛晃一招,才是主題:他列舉有評論指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導致香港人口自九七年以來增加逾一百萬。他反問:「香港回歸以來真的因為『單程證』多了一百萬人?」如此簡單的算術題,IQ160的羅致光還煞有介事地詰問,來「兇」批評者,背後原因只不過是中國在港實行人口換血太著跡,連部分港豬也開始擔心,特區狗官有需要用「語言偽術」轉移注意力,避免單程證成為政治議題。問題的核心是:香港的人口負荷是否已到極限?小市民只要平日上班或下班時間在金鐘站,或者到觀塘聯合醫院急症室,或者住在八十呎劏房,對以上問題早有答案。如果羅致光以為單憑幾句詰問就可蒙混過關,他就是政治白痴。

羅致光用的是「掩眼法」,但技巧拙劣。他説,二零一七年較九七年人口多了九十萬,是由於自然增長人數多了四十八萬,外傭多了二十萬,浄移居香港的人囗增長只有二十二萬。「換言之,若沒有這二十年的約九十六萬持『單程證』新來港人士,今天的香港人口其實會少了七十四萬,今天的勞動人口便會少四十多萬」云云。真是虧這位IQ爆棚人士想得出這個推論。沒有大量新移民來港,住屋需要稍降,租金及樓價升幅相應放緩,香港人的結婚及生育意願就會上升,勞動人口焉會下降?白痴羅號稱社會科學定量分析專家,連社會各項變數互動關係都不識,枉稱「學者」。

白痴羅又説,以每年二萬宗跨境婚姻計算,若夫婦不能在香港團聚,要在內地圑聚,香港人口會再少四十萬人,當中有超過三十萬是勞動人口,「如此一來,若是少了七十多萬勞動人口,對香港的社會及經濟影響是好是壞,大家可以想想」。又是靠嚇的詰問,只可惜沒有論證二萬宗跨境婚姻的年齡組別。這些跨境婚姻的年齡層都是年青人,都是處於盛年勞動人口嗎?三十萬勞動人口數字如何得出來?如果他們不能在香港「團聚」,會否結婚?白痴羅和其他特區狗官,不要動不動就拿「家庭團聚」來壓香港人。港中婚姻家庭團聚理想地點是大灣區,不是香港。

白痴羅論據最大弱點是沒有指出這些所謂「勞動人口」的質素,他們的教育水平如何,年齡層及性別。更重的是,特區政府有沒有甄選這些「勞動人口」的權力?白痴羅為何不提《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賦予特區政府的入境審批權?白痴羅的破綻實在太多,單看網上報道的讀者留言已知全無説服力(當然有五毛護航,可惜火力不足)。

白痴羅當年號稱民主黨「大腦」,更曾為立法局議員,在議會辯論中「無厘頭」地唱卜.戴倫的「隨風而去」,令人毛管直豎。難得李柱銘稱他為「神童」。由此可見,民主黨之賣香港,不單是在民主原則上無堅持,更是因為盛產羅致光、馮煒光這類低水平機會主義者,敗壞黨風。

羅致光IQ160?從今天起,我不再相信智能測驗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