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啲事,唔記得由自可,一記起就一把火。政府今年三月公布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財政盈餘高達一千三百八十億,財政儲備創出逾一萬億的歷史新高。庫房水浸,如果在其他地方,早已還富於民,這並非因大部分政府善心,而是因為不這樣做容易激起民憤,不利管治。以鄰埠澳門為例,由何厚鏵到崔世安,每年派錢已成指定動作,賭業興旺固然要派,賭業不興旺更加要派。不過,在香港,市民莫講話唔敢爭取民主,連自身利益,例如政府派錢都唔敢理直氣壯去要求。更好笑者,泛民議員竟然也反對直接派錢(民主黨後來在輿論壓力下轉軚支持),美其名話要用在長遠投資上,但佢地又冇能力,亦冇方法令政府將錢用在真正的長遠投資例如醫療、安老防務方面。一輪擾攘後,財政司司長劏房波在公衆壓力下話派雞碎四千蚊咁多,仲要係選擇性去派,已能化解批評。等咗大半年,最新消息話,派錢計劃具體細節仲未公報得。等咗咁耐,我䦕始懷疑劏房波想走數!

新聞報道是這樣説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前日(十月三十一日)在立法會被議員問及何時交代選擇性派四千的具體申請細節時説,年底前會交代,最快明年二月接受申請,明年四月向首批申請人發放款項,至於何時可向所有申請人發放款項,劉竟然説視乎個案的複雜程度。這個回答,尤其是最後一句相當有問題。由今年三月至現在十一月整整八個月,有幾複雜的個案政府都應有充裕空間估計需時多少處理。説「年底前會交代」,現在已是年底了。明年四月首批申請人會收到款項,我的疑問是,估計具體數字有多少,會不會少至一二千人?

若説我陰謀論,各位看官可對照一下上任財爺鬍鬚曾二零一一年派錢的效率。雖然當時不是選擇性派,但亦要登記。三月公布,八月登記,年底磅水,無拖泥帶水。衆所周知,鬍鬚曾派這六千是心不甘情不願,是在全城喊打的壓力下派的。不過,一旦話派,鬍鬚曾就速速磅,冇兩頭望。

整件事的關鍵在於今次事先審查,選擇性派錢的繁複手續上。整色整水,又話整網頁,又話廿四小時電話熱線,又話請七百人處理,又話設辦公室。呢啲嘢你劏房波唔係今年三月就應該開始搞嘅咩?點解到依家仲十劃未有一撇?一言以蔽之,就係想拖,搞到市民覺得好煩就唔申請。因此,議員提問根本文不對題,話已後唔好用呢個方法派錢。你地都儍嘅,仲有以後咩?未來二十年,香港都唔冼旨意有錢派。

何解?就係啲錢去曬做「基建」囉。從以上嘅蛛絲馬跡可以看到,明日大愚搶錢計劃在今年初之前已經扑槌,由最高指示落ORDER,成個財政預算案要配合,再加上其他大小白象豆腐渣工程,即使有過千億盈餘,過萬億儲備,都不能全民派錢,今年不能,以後也不能。我亦在此重申,我認為,二十三條立法不是今上和林鄭的PRIORITY,明日大愚搶錢計劃才是。至於派四千蚊,上頭交給劏房波的任務是將收錢人數㩒到最低,愈遲派愈好。

以上的「陰謀論」,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