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獨立」。

一位廿幾歲的年輕人陳浩天對於香港前途歸屬,提出自己的想法,或曰願景,竟然遭中共政權開動國家機器、此間親共、附共的組織及政客鋪天蓋地,予以批判,而港共政權更破天荒引用《社團條例》惡法,企圖禁止這位年輕人的所屬團體(香港民族黨)的運作。香港的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更被匪幹張曉明(中共港澳辦主任)打成觸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惑罪」,更有陳雲之流的附匪港奸,建議港共政權驅逐外國記者會出境。

聞「獨立」而色變,聞「獨立」而抓狂。「獨立」真的那麼可怕嗎?「獨立」真的連講都有罪嗎?

「獨立」是指單獨的站立或者指關係上不依附、不隸屬。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某些事。在意識形態領域,一個獨立的人,是指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人格,有獨自生活的能力。即是做一個「特立獨行」的人。至於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當然是指一個「主權在民」的國家,即其統治和管理的權力由該國家的人民行使。

「獨立」一詞不是現代中文,自古有之,中國許多典籍都有這兩個字。

《老子》:「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荀子·儒效》:「而師法者,所得乎情,非所受乎性;不足以獨立而治。」

《管子·明法解》:「人主孤特而獨立,人臣羣黨而成朋。」此處「獨立」二字是指「孤立無所依傍」。

「獨立」也可解作超凡脫俗,與眾不同。《易·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 孔穎達疏:「君子於衰難之時,卓爾獨立,不有畏懼。」

《荀子·仲尼》:「故善用之,則百里之國足以獨立矣;不善用之,則楚六千里而為讎人役。」則是說國家不論大小,「獨立」都要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條件。

為了遏制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自由,不惜把香港推向極權,真是罪大惡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