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記者馬凱以遊客身分入境被拒,東涌那邊則有數萬中國遊客湧入。若問東涌居民是馬凱還是中國遊客打擾他們日常生活,答案應該很清楚。嚴格來説,港珠澳大橋東涌居民有份出錢建成,現在出現「萬人空巷」的局面算不算是「貼錢買難受」?一片浄土,只因一條橋,一夜間變成戰場。大部分東涌居民之所以選擇遠離市區,無非是想找一個較理想居住環境。昨日(十一月十一日)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第三個星期天,依舊是逼爆東涌,更有光復行動示威者與反示威者對壘叫囂互駡,居民原有的生活質素驟降。或許仍有居民欲以大愛包容之心面對,但客觀事實是,東涌變身「旅遊景點」後,物價飈升外,據説二手盤也開始冧價。一貫現實主義的香港人又焉能對這個問題視若無睹。

其實今日東涌淪陷只不過是重複香港不同區域發生過的事情,最近例子是高鐵(香港段)通車後,西九龍站附近豪宅凱旋門及圓方商場。當時凱旋門居民提心吊膽驚有拐子佬,商塲廁所逼爆,超市為照顧中國遊客需要改賣化妝品。毫宅家庭大嘆「生活質素降低晒」。東涌亦不遑多讓,超市日用品照例搶購一空。據淸潔阿嬸講,廁所一地屎尿血。今時今日,稱這類極低質素中國遊客為「蝗蟲」並不為過。

身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及東涌區議員的周浩鼎日前自稱,一直與運房局商討上周末來往港珠澳大橋和東涌巴士的安排和疏導措施,並得到運房局確認,周末(十一月十日)實施分流新措施。結果所謂「分流措施」完全起不到作用。因此,周浩鼎現身東涌遭包圍謾罵,終由警方護送離開,只能説是自討沒趣。更不幸的是另一位建制派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偕同該黨離島東涌北區區議員傅曉琳昨日下午到東涌暸解情況時,竟被屬半個「自己友」的「珍惜群組」指駡為「賣港」,只因葉太善意勸喩他們不要用「大聲公」滋擾居民而已。這班職業反示威者和愛字堆的人如出一轍,都是流氓無賴。

建制派起碼也不怕羣情洶湧,肯面對問題。泛民那邊又如何?民主黨沙田區議員吳錦雄及社區主任張宇添舉辦一個名為「一次過去晒兩個基建:港珠澳大橋及西九高鐵」的精品純玩兩天團(盛惠團費每位九百九十九元正)。東涌居民此刻看到這個民主黨的「蛇齋餅稯」廣告,會不會感受到其中的黑色幽默?另外,前立法會議員、工黨副主席李卓人在二零一一年支持港珠澳大橋撥款,今日即使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與東涌無關,他在道義上也有責任向公衆解釋他當年的投票取向,不能繼續在這個問題上「隱形」。

除了李卓人外,另一個「隱形」的是運房局局長陳帆。此人真的很奇特,凡與他PORTFOLIO有關的大事件,他例必失踪,難得的是林鄭月娥想炒炒樓王張建宗同劏房波,但從來冇諗過郁佢。背後原因可能是,即使換了另一個運房局局長,沙中線及港澳珠大橋種種「倒瀉籮蟹」嚴重失誤,特區政府根本無法妥善解決,因為和其他大小白象工程一樣,全無完整配套計劃,上馬只因上級下了死命令。

在抗議東涌淪陷的行動中,有位來自中國的女導遊被駡哭了。和二零一五年元朗那次光復行動不同,這次沒有人説「倒扣二百分」、也沒有人呼籲大愛包容。或許,香港人已感到麻木,即使有人踢篋也不會再引起爭議。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