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華人之光」來介紹簡SIR,當然是有其意思,如果大家明白八九十年代的馬圈,你就知道華人要在當時的馬圈中的生存,其實絕不容易。

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馬圈,其實是一個重洋輕華的社會,當時的馬主大部分都鍾意擺馬在洋倉,最出名的洋倉包括退休後病逝愛倫,因禁藥事件離開香港馬圈的賓康,還有最後因要回家處理其澳洲家族業務的大衛希斯。雖然這三位練馬師因不同的理由離開香港馬圈,但是他們在世界馬壇亦享負盛名,尚未數到當時的岳敦、方祿麟、許怡,特別是許怡雖然在港最後因為頭馬數目未達標而敗走香港到星加坡從練,但三冠馬王[翠河]卻是在其手上訓練。當時以華倉來說,除了已退休王登平先生外,另一位就是本文的主角簡炳墀。

而騎師方面,當年不似今時今日香港馬圈,華將會有如此多的機會,大部分馬主一聽到華將呢兩個字都會耍手拎頭。當年最鍾意用的騎師當然是馬佳善、李格力、蘇利雲、金仕芬、高慈等等,勉強叫做半個華將就是告東尼,雖然他是在香港騎術學校的產物,同期還有羅國洲、姚本輝等,但因為本身屬葡萄牙血統,雖然在港土生土長故只可當半個華將。而當時的華將有部分都在成為練馬師後才發熱發亮,包括丁冠豪、羅富全、徐雨石,但當拍埋去同其他洋將,亦好明顯輸了一條街。

用了這麼長的篇幅解釋九十年代的馬圈背景,無非想指出當時華人在香港馬圈生存絕不容易,簡SIR做了五屆冠軍練馬師人人都可以朗朗上口,但含金量最高的一次是在00/01年度的一屆,因為當時簡SIR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試過做冠軍練馬師,他的徒弟丁冠豪最近接受訪問中指出,在千禧年代的時候簡SIR的練馬方式有適度的調整,才可以跟上時代的步伐,加上當年的對手十分強勁,只是愛倫、告東尼和希斯已令其唞不過氣,作為一個華人可以突圍而出絕不容易,因此用「華人之光」來形容簡SIR,是我認為最貼切不過的。

所以今個星期二(即明晚十點正),大家記得要睇「毓民會客室」,睇下教主點樣同簡SIR作精彩的互動。

 

(鹵味男  12/11/2018)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